暴力倾向

自作孽不可活

芜【下】

   

OOC

勿扰真人

重发【有小修】





    方青砚跟好友道了别,悠悠的向住的地方走去,月弦高挂,映着他的影子,明明一切都与往常一样,只是越接近住处他心越慌,他脚步愈走愈慢,感觉越接近越喘不过气。

   

    待他站到房门前时,手微微颤着,迟迟不敢开门。他咬着下唇,心头慌乱地不行却不知道这感觉从何而起,口中多了一点淡淡的腥味。一个几乎不可能的想法跳了出来,震得他只想转身就逃。

   

    四周静谧无声,明明是熟悉的一切,他却只想逃离这个地方,离得远远的。不可能,他在心里念道,一字一顿,带着一些莫名的狠厉,像是在强迫自己相信什么。

   

    他忍不住动了动,闭上眼打开了门。没有人,他松了口气,转身想去院子里打些水,一转身却见到一个人站在院中。树影笼罩在那人身上,随着风动明明暗暗,那人就站在那里看着他。

   

    方青砚惊得一口气没提上来呛咳出声,他顺势弯腰咳嗽起来,余光瞥见柳词慢慢朝他走过来,他心一跳,控制不住的想逃,但又有些奇怪的预感,于是他死死掐住掌心,到底没后退一步。

   

    柳词站在方青砚跟前,方青砚低着头看不见他神情如何。沉默了半晌,方青砚不敢抬头,柳词只是微低着头看他头顶。两人僵持了一会,柳词还是没忍住,掐着方青砚的下巴迫使他抬起头来。

   

    “方青砚。”柳词盯着方青砚的眼睛,“你就没什么跟我说的?”

   

    “对...对不起。”方青砚鼻子一酸,眼眶先红了起来,他下意识的咬住下唇憋住自己的情绪。怎么办?他脑中一片空白,有很多话想说但不知从何说起,况且...他好像也没资格说什么了。

   

    柳词目光扫过被方青砚咬的鲜血淋漓的唇,手指微微动了动,捏着方青砚下巴的手向下抓住了他的手腕,扯着他推门进了屋。

   

    方青砚始料不及,跌跌撞撞的被拉进屋,按坐在床沿。柳词面无表情的转身,方青砚下意识的抬手想拉住他,却见柳词走到桌前,然后他便听到瓷器碰撞的声音,他想做什么?方青砚愣愣的看着那个背影,一时思绪万千,他看着柳词回身走到他跟前。

   

    他抬起了手,方青砚下意识地躲了一下,温热的手按在他脸上,手指挤进他还在咬着的唇,方青砚到底没敢不松口,柳词就面无表情的拿着用茶水沾湿的帕子一点一点的给他擦拭着唇上血迹,他乖乖的任由柳词动作,垂在身侧的手慢慢收紧,指尖刚掐到掌心时柳词开了口,“松手。”他就僵在那里不敢动了。

   

    血迹一点一点被擦拭掉,柳词用拇指摩挲着方青砚的下唇,俯身亲了上去,咬着他的下唇轻轻舔舐,方青砚僵硬的坐在床沿,感受到柳词逐渐加大力度的啃咬着他的下唇。他不敢动,也不敢去想柳词是个什么意思,只能任由下唇被咬得生疼。

   

    等到柳词松开的时候方青砚的唇已经麻木,细密的血珠从再次撕裂的伤口渗出,方青砚依旧愣愣的坐在那,眼眶通红。没哭,柳词在心里叹了口气,有点失望,他弯下腰。

   

    “我给你两个选择。”柳词把额头抵在方青砚的额头上,这个姿势他不是很舒服,但他还是坚持这么贴着。“方青砚,你要想清楚。”他这么说,目光却落到了方青砚领口处漏出来的白皙脖颈,有种想咬上去的冲动。

   

    方青砚张了张嘴,脑子一片混沌,“什么……?”

   

    “第一,我原谅你,往后你只能待在我身边,我不会放你走。”他听到柳词愈发低沉的声音,带着些漫不经心的意味。“第二,我不原谅你,从此两不相识,你欠我的我会一一讨回来,你得好好想清楚。”

   

    方青砚,你最好想清楚了再回答。柳词直起身子,眼眸低垂的看着方青砚。月光正好,顺着打开的窗子倾泻到屋内,他就这么看着方青砚,手指微微动了动。

   

    良久,柳词看到方青砚微颤着抬起的手“对不起。”他听见青年微哑的嗓音,感到自己袍角被轻轻地拽住,方青砚没用多少力气,只虚虚的捏着那点布料,无端的招人心疼。

   

    于是他半蹲下身,顺势握住了方青砚的手,抬头仰视着方青砚“你真的想好了?以后都别想从我身边离开。”

   

    “……嗯。”方青砚点了下头,憋了一晚上的眼泪掉了下来,滴在柳词手背上。“别哭啊,儿子,爸爸这不是原谅你了吗?”一只温暖的手帮他把眼泪擦掉,手的主人蹲在地上,另一只手紧紧握着他的手。

   

    “柳词你有病。”方青砚吸了吸鼻子,努力压回哭意,拽着柳词的手让他起来。“你才是儿子。”

   

    柳词顺着他的意起身,按着方青砚的后脑亲了上去。真好,他在心里感叹一声,真好啊,方青砚。

   

    END

    柳词的意思是,你只有两个选择,要么主动留在我身边,要么我把你绑在我身边。方青砚以为的是,要么当爱人,要么当敌人。

    院子外面埋伏了花老师阿越松哥伍贰老飘明去力清儒等等的人,就等柳词一声令下一起上把方青砚绑回去。【然后就变成了小黑屋play(不是你快住脑)】

    柳词一开始是打算直接把方青砚抓回去的【然后又可以发展成小黑屋play】后面被花老师劝住等到阿越他们一起出发,深思熟虑决定给方青砚一个机会。

    其实是双向暗恋,互相有意思,但是我没写出来,有空加班的时候我摸个鱼解释一下,但很大可能不会有解释。

    这篇其实算是我的一个突破吧,因为我一直是在一个压力比较大的环境写的,相比以前的真的有突破。


开车了,但车发不出来。


芜【上】

OOC

勿扰真人

重发【有小修】





世间八苦生、老、病、死、怨憎会、爱别离、求不得。

柳词从没想过,他的八苦是求不得。

纯阳雪冷,但呆的日子久了便从不觉得冷,每日晨起练剑,闲暇与好友一同切磋品茶斗斗嘴,日子一天天的也就过去了。

平静得像是...方青砚这个人从未出现过。花舞剑是知道柳词喜欢过方青砚的,早在柳词对于方青砚的感情开始变质时,他便发现了些许端倪,当时只作不知,看着柳词明里暗里的护着方青砚。只是没有想到后来小混蛋会毫不犹豫的捅了柳词一剑并从此消失的无影无踪。

他看着柳词依旧一副古井无波的样子,心里却清楚的知道,柳词是心里长了一株花,花的名字叫方青砚。

食人花盘根错节的扎根在柳词的心上,连根系都长了小刺,一动就扎的人生疼。即便如此柳词也没想过把这花从心上拔出去,只是那疼痛时时刻刻提醒着他当日方青砚离开之后,就再没人见过他,一夜之间便消失得无影无踪。

柳词总想,那么大个人怎么说不见就不见了呢,江湖说大不也大,来来往的的就那么些人,同他们这般出名的人更是到哪都会有人认识的,怎么方青砚就能一夜之间消声觅迹让人再也找不到了呢?他怎么就能那么狠心?

这几年来,花舞剑,飘云凌,日月劫等等,所有知道柳词与方青砚往事的人都在找方青砚。青岩,大漠,长安,洛阳,西湖各个地方都找过来了,可就是没有人见过方青砚。

柳词咬牙切齿的想,方青砚,你最好别让我找到你,那一剑之仇我可还没报。看的周围人有些胆战心惊,总觉得方青砚要是被找到了估计会很惨。至于更多隐秘的心思便埋在柳词心里更深的地方没有表露。

花舞剑叹了口气,又联系了好友帮忙寻找方青砚,一时也不知是找到方青砚好还是找不到好。两个都不省心,他再叹了一口气,认命的下山找人去了,每次来纯阳都得对着柳词那张脸,他也有些暴躁了。

但愿找得到这个小混蛋吧。找到了,等柳词收拾完了,也该到他们这些任劳任怨被这两个人折腾的到处跑的人出出气了。思及此处,花舞剑冷哼一声,小混蛋不声不响的玩消失,柳词被他搞得快入魔了,他们这些人也被折腾的够呛。

与方青砚交好的人都被明里暗里反复盘问过,搞得他们苦不堪言,愤愤的帮忙找人去了。心里也嘀咕着这小少爷到底跑哪去了,看这找人的架势,万一真找到了怕是要出事,但也没敢声张,悄咪咪的找人去了。    

最后还是柳劈找到的方青砚,在蓬莱。

当日不过是前去与蓬莱进行一下门派交流,无意间瞥见一个熟悉的身影,有些像方青砚。他不动声色的跟了上去,远远见到方青砚与人说着什么一同进了一处院落。柳劈又等了一段时间,便见到方青砚送着先前一同走着的人出来,他隐在暗处,记下了这个地方。

回了暂住的地方,柳劈扶着额,提笔写了一封信,想了想还是暂时搁置,决定再探查探查,别到时候柳词千里迢迢赶过来抓人结果还扑了个空,也太伤了些。

那日与方青砚同行的人是蓬莱弟子,柳劈怕惊动方青砚,只让人打听了那个蓬莱弟子。零零碎碎也得了些方青砚的消息,拼凑起来大致也了解了一些,例如方青砚是在一年前来到蓬莱的,平日里不太出门,不过很招小孩子喜欢之类的。

柳劈捏着眉心,把方青砚的住处以及打听来的消息详细的写下来,想了想又给花舞剑写了一封,让人送回去了,特地交代了先送给花舞剑再给柳词,看着那送信弟子离去的背影,只觉得后面要热闹起来了。

花舞剑收到信时还有些诧异,在送信的霸刀弟子说道接下来要去纯阳送信是心头一跳,让那弟子稍等,他打开信看过一遍之后先是叹了口气,让那送信弟子先回去,那信他亲自去送。等那霸刀弟子离开之后又提笔给阿越他们写了信让人送去,他简单的收拾了一下就往纯阳去了。

赶到纯阳山下时正赶上纯阳飘着大雪,刚好遇上清儒,简单说了两句便问柳词在哪。清儒苦笑着往身后某个山峰指了一下,花舞剑便一脸了然,直往着绝情崖去了。柳词站在绝情崖边,雪已经在他身上覆了一层,花舞剑突然就不急了,踩着雪吱呀吱呀的走过去“方青砚找到了。”他声音不大,被风雪一盖变得微弱。但柳词听到了,他忽的转身,眼神亮的惊人,他死死的盯着花舞剑。

“柳劈来了信,说人在蓬莱,这小混蛋可真会跑,我们谁也没想到他能跑到东海。”花舞剑扬了扬手中的信,“回去看吧。”他目光落到柳词身上那层雪,心里又叹了口气,都是孽缘。

柳词看着花舞剑手上的信,右手紧握成拳,他咬紧牙关,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事到如今他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个什么心思了,只能靠着毅力强行让自己一副冷静的模样,脑子乱糟糟的,只知道跟着花舞剑走。

当晚柳词和花舞剑谈了什么无从得知,但柳词还是耐住性子等到了阿越他们一起出发去蓬莱抓人。




番外是车,但是我发不出来。就,实在不行,这个车我就寄几开寄几坐吧,莫得法了。

你们晓得好不容易开了车但是发布粗来的痛苦吗?


科学养崽【三】

ooc
勿扰真人
私设严重


     虽然每天都被方青砚折腾,但柳词还是很喜欢他的,魔族的幼生期并不长,身为新生魔王的方青砚更甚。

     普通魔族3~5年进入成熟期,方青砚则是1~2年,长得飞快。越长大越懂事的小方青砚一想起年少无知被骗着喊柳词爸爸这事整只魔就羞愤欲死,每次都被柳词惹到炸毛。

     懂事的方青砚今天也依旧很想打死柳词。

     然后他就被落叶听松带走了,阿越君孤单寂寞的蹲在柳词家房顶,看着下面柳词和花舞剑在聊天,越越也想骑独角兽扣诶扣。

    “你真不去看着方青砚?”花舞剑掏出一把瓜子。

    “不去,他都那么大了还要爸爸保护呀?”柳词翻了个白眼。

    “那倒不是,我怕你看不见他心慌。”花舞剑淡定的吐出瓜子皮。

    “爸爸肯定担心儿子的好吧。”

    “呵”花舞剑心平气和的抓了一把瓜子。“别说我不提醒你,方青砚也到春心萌动的年纪了,听说天使族的小公主今天也要去日暮山谷。”

    “???”你这菜舞剑怎么肥四???柳词摸了摸鼻子,心里莫名的心虚。他也确实对现在已经长大的方青砚有了点说不清道不明的想法。
小魔王已经变成了中魔王,很快就要进入成年期转成大魔王了,而随着方青砚的长大,柳词对于他的感情也有了些许变质。

     小魔王一天天长大,肆意张扬得灼人眼球,最是年少意气风发的时候,鲜衣怒马,看到他便觉得花都开了。

     蹲在房顶的阿越君:我好像听见了什么不得了的事?

     眼看柳词被花舞剑说的有些坐不住了,阿越从房顶跳下来,走位精准的落到了柳词背后。“走走走兄弟别怂,就是干好吧!”

    “独角兽会被你压死的。”柳词没头没尾的来了一句。

    “???放屁!阿越君可瘦了,骨瘦如柴好吧。”说着柳词已经被阿越君拖出去一段了。

     花舞剑沉默的起身进屋,沉默的看着天花板上的裂缝,毅然决然的转身回了自己家。

     怂比柳词玩jio去吧!!!!!


对不起我又玩了一把阿越的体重

以及要对那个骗我的骗子说一句,丑东西完儿球去吧!

反应迟钝,记忆力减退,大脑已经有点转不动了
很喜欢的东西再看也没有感觉了什么都提不起兴趣了。
唯一的愿望就是活着

科学养崽【二】

勿扰真人

私设严重ooc

方青砚真的是个很好养的孩子了,花舞剑如是说。
好养个屁,小兔崽子!柳词如是说。
小少爷太可爱了吧,给小少爷递糖!东浅如是说。
落叶听方就很得将军的心好吧,落叶听松如是说。
小阿方君就很乖好吧,阿越君如是说。

综上所述,方青砚是个很受欢迎的魔王。

为什么里面混了一个不太和谐的声音呢,大概是方青砚只折腾他吧,比如说今天给柳词画乌龟明天画松鼠大后天背着柳词的剑偷偷跟海棠出去行(na)侠(jian)仗(cha)义(yu)。

但其实方青砚在一众魔王里面真的超级乖了,你看幼年期的阿越君就敢去龙窝里面偷龙蛋,然后莫名其妙的被落叶听松的母亲按在窝里跟刚破壳的落叶听松一起养到了成年,以及从幼年就很柳劈的伍贰君。

一对比方青砚不光名字格式不太对,还乖的不行对吧,魔王里面的异类(bu)。

乖巧可爱听话的方青砚今天也跟着海棠在上树下河不亦乐乎。

柳词到的时候小孩光脚站在水里,拎着他的剑在刺鱼,海棠蹲在火堆边在烤鱼。

柳词本来生气的,现在看着小孩严肃的脸突然想笑,方青砚脸上沾了泥,眼睛直勾勾地盯着鱼,嘴还一动一动的不知道在嘟囔什么。从来不肯安分的尾巴这会紧张的向上翘起,小翅膀也紧紧地贴在背上,像猫似的,进入了捕猎的状态。可爱的不行。

柳词收敛起气息,悄悄走了过去一把把方青砚捞了起来,小孩受惊的翅膀呼啦一下打开,尾巴也跟着甩的噼啪作响,身子不停挣扎,柳词按住小孩乱动的尾巴捏了捏,然后小孩乱动的身体肉眼可见的软了下来。

旁观的海棠,柳郎你怎么肥四???

方青砚脸颊通红,软趴趴的窝在柳词怀里不动弹了,海棠意味不明的啧了一声,跟过来的花舞剑开始怀疑柳词是个变态。

更个小片段
柳词掌握了方青砚的弱(min gan)点。
上班期间偷偷摸鱼,写不出来了。
告辞!

科学养崽【番外】

勿扰真人

太太决定明天更新我开心所以我要来码字了
感谢沙茶酱太太的评论我实名爆炸!
以及一个小姐姐给的评论,谢谢相信。

私设严重
写的不伦不类

方青砚日记
第一年
2.18
今天是我到这里的第一天,柳词叔叔让我叫他爸爸,说把我捡回来就是他儿子了。虽然我觉得哪里不太对但是花舞剑哥哥一直在给我使眼色,我就叫了。
然后他俩的表情更奇怪了,有点害怕。

3.11
今天没忍住问了柳词叔叔【划掉】爸爸【划掉】就那谁和花舞剑哥哥是不是一对,那我要不要改口叫花舞剑哥哥妈妈,然后来给我送果子的海棠哥哥脸都扭曲了,那谁和花舞剑哥哥的表情也很奇怪,难道我说错什么了?
本来想道歉的但是海棠哥哥带我去玩了。
我才不要在日记里叫他爸爸!

3.29
海棠哥哥偷偷告诉我,那谁和花舞剑哥哥是一对,但是他们都是男的没法生小孩就把我捡回去了。
可我是魔王呀,那谁一个勇者和花舞剑一个祭祀是要多惨才能来捡一个魔王当小孩。

4.3
我偷偷去问了来看我的前任魔王阿越,柳词和花舞剑是不是很惨谈恋爱都不敢被别人看见,还生不了小孩只能沦落到把我捡回去的地步。
阿越哥哥听完我的问题表情和海棠哥哥一样奇怪,还我以为我又问了什么奇怪的问题。
阿越哥哥告诉我,男人和男人在一起本来是没有问题的,可是柳词和花舞剑一个是勇者一个是祭祀,祭祀和男人谈恋爱会被革职然后再也不能当祭祀了。
原来柳词和花舞剑哥哥这么惨啊,那我多陪陪他们好了。

8.14
好久没写日记,这段时间我长得可快了,阿越哥哥那次叮嘱我了不能去揭柳词和花舞剑哥哥的伤疤,他们在一起就很不容易了。
我觉得也是,毕竟人类老是要被条条框框管着,没意思,但是人类的好吃的真的好多。
人类真没意思,跟男人在一起就要被他们指指点点,看看阿越哥哥和落叶哥哥,都没人敢管。
唉柳词和花舞剑哥哥真可怜。

9.6
柳词老爱抱着我,我又不是布娃娃,不过看在他抱不到花舞剑哥哥的份上,勉强让他抱抱吧。

12.31
明天我就长大一岁了,开心!




柳词在书房翻到方青砚这本日记的时候整个人都不好了,正巧花舞剑路过书房门口看到一个震惊到失色的柳词,走上去准备拍拍肩的时候视线落到了他手上的日记本。

“卧槽!”


剩下的明天有空再完善吧,先发出来,这个番外简直垃圾,等明天完善吧,困成死猫。

科学养崽【一】

勿扰真人

勇者柳词X魔王方青砚

私设贼多,我也不知道写了个啥,就是开了个脑洞。
不知道啥时候写下一章。
其他人的设定也不想码。




说出来你可能不信,现任魔王是勇者和祭祀养大的,期间诸如龙族精灵巫妖天使神族都有不定时投喂。

小魔王还是个团子的时候就被柳词拎回家了,前任魔王忙着跟一条龙打情骂俏,一听说新魔王出生了立马卸任光速消失。

走之前随手拉了个人告诉他这是新任魔王交给他了记得照顾好这个小崽子然后拍拍屁股溜溜球了。

无辜被抓壮丁的柳.勇者.词无语凝噎。“玩蛇呢?!”想了想还是低头看看怀里的小崽子。

黑漆漆的双翼可怜巴巴的贴在后背,小小的一只蜷缩着,一只手搭在他肩上,紧闭着眼睡得香甜,尾巴倒是不老实的一顿乱甩,打在他的衣服上啪啪作响。

柳词看着看着心就软的不行,抱着小魔王就回了家。然后和他的祭祀好友站在床前大眼瞪小眼。

“所以你就把他抱回来打算养大了?”花舞剑盯着床上睡得流口水的小魔王,一脸纠结的转向好友,柳词同样一脸纠结的看着花舞剑。

“我没法啊兄弟,换你你忍心把他扔了?”

“……不忍心。”

“那不完了?”

花舞剑按住自己想疯狂摇晃柳词并大喊你是不是疯了那是个魔王你是个勇者,看着小魔王咂咂嘴乖巧的样子。

“行,养吧。”

“……”

好你个花舞剑,好意思说我,你不也是见萌起意,柳词呵了一声。

等小魔王醒过来的时候,床边蹲了个精灵正在好奇的研究他。因为没感受到恶意他也就没躲,眨着眼睛软声软气的问。

“你是谁呀?”

“我叫海棠,你真可爱。”

那人笑眯眯的捏捏他的脸,转手掏出一个金黄的果子给他。

小魔王乖乖的接过果子,尾巴在床上左右甩来甩去,“谢谢,这是哪里?你带我来的吗?”

“海棠你这是背着我打算拐小孩?”门后又走出来个人,端着一杯牛奶和一盘三明治,“我把你捡回来的,以后你就跟着我了。”

柳词走上前去,海棠退了两步给他留了空间,他把手里的托盘放在床边“你先吃,吃完下来找我。”没忍住揉了把小魔王柔软的发丝,刚好触到小小的魔角,黑色中透着一点紫。

小魔王盯着柳词看了一会,看的柳词有点不自在时他突然露出一个大大的笑脸,“谢谢你!”

柳词被萌的有点肝颤,赶紧一手拉着海棠就出去了。

海棠出去就在感叹,“怪不得你把人小魔王拐回来了,这么可爱换我我也拐。”

“没拐好吧,走路上呢突然被塞了一孩子,我还莫名其妙好吧。”柳词瞪他一眼。

海棠就在那笑,也不接话,俩人就这么走到楼下,花舞剑刚从书房里出来,抱怨柳词书房里都没有育儿指南之类的书。

海棠放开了声的笑,柳词脸都黑了“搞我是吧?我哪来的育儿指南?”

正说着,楼上传来一阵响动,小孩儿哒哒哒的跑下来,背上的小翅膀跟着他的步伐一扇一扇的,尾巴甩来甩去,下了楼直扑柳词。

花舞剑幽幽的盯着柳词,柳词被他看的老脸一热。弯腰错开花舞剑的视线,一把捞起抱着他腿的小魔王。

“来,告诉哥哥你叫什么名字?”花舞剑换上笑脸对着小魔王。

小魔王眨巴着眼,奶声奶气“我叫方青砚!”

花舞剑捂住心口,突然明白了柳词的感受,“走走走,哥哥带你去买东西,要什么都行!”

“那……那这个叔叔去不去?”方青砚搂住柳词的脖子,花舞剑看的分明,小魔王的尾巴都缠在柳词胳膊上了,莫名有点嫉妒。随后他就反应了过来,但是柳词已经笑出声了。

“小崽子能耐了啊,刚醒就帮着柳词占我便宜是吧?”他皮笑肉不笑的捏了捏小魔王的脸,觉得手感不错又捏了两下。

“没有,我觉得他比你老所以……呜!”方青砚话还没说完就被柳词往屁股上拍了一掌。然后他机智的收了声,但是为时已晚,被柳词按着把肉乎乎得脸揉捏成各种形状。只能呜呜的向一旁的花舞剑和海棠求救,然而那俩人已经笑的不能自已了。

柳词也没忍心欺负他太久,过了会就抱着小魔王去洗了把脸带他出门买东西去了。

花舞剑列了个清单,把用的到的可能用到的都写上,抱着小孩就去逛街了。



活着真的好难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