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力倾向

自作孽不可活

反应迟钝,记忆力减退,大脑已经有点转不动了
很喜欢的东西再看也没有感觉了什么都提不起兴趣了。
唯一的愿望就是活着

科学养崽【二】

勿扰真人

私设严重ooc

方青砚真的是个很好养的孩子了,花舞剑如是说。
好养个屁,小兔崽子!柳词如是说。
小少爷太可爱了吧,给小少爷递糖!东浅如是说。
落叶听方就很得将军的心好吧,落叶听松如是说。
小阿方君就很乖好吧,阿越君如是说。

综上所述,方青砚是个很受欢迎的魔王。

为什么里面混了一个不太和谐的声音呢,大概是方青砚只折腾他吧,比如说今天给柳词画乌龟明天画松鼠大后天背着柳词的剑偷偷跟海棠出去行(na)侠(jian)仗(cha)义(yu)。

但其实方青砚在一众魔王里面真的超级乖了,你看幼年期的阿越君就敢去龙窝里面偷龙蛋,然后莫名其妙的被落叶听松的母亲按在窝里跟刚破壳的落叶听松一起养到了成年,以及从幼年就很柳劈的伍贰君。

一对比方青砚不光名字格式不太对,还乖的不行对吧,魔王里面的异类(bu)。

乖巧可爱听话的方青砚今天也跟着海棠在上树下河不亦乐乎。

柳词到的时候小孩光脚站在水里,拎着他的剑在刺鱼,海棠蹲在火堆边在烤鱼。

柳词本来生气的,现在看着小孩严肃的脸突然想笑,方青砚脸上沾了泥,眼睛直勾勾地盯着鱼,嘴还一动一动的不知道在嘟囔什么。从来不肯安分的尾巴这会紧张的向上翘起,小翅膀也紧紧地贴在背上,像猫似的,进入了捕猎的状态。可爱的不行。

柳词收敛起气息,悄悄走了过去一把把方青砚捞了起来,小孩受惊的翅膀呼啦一下打开,尾巴也跟着甩的噼啪作响,身子不停挣扎,柳词按住小孩乱动的尾巴捏了捏,然后小孩乱动的身体肉眼可见的软了下来。

旁观的海棠,柳郎你怎么肥四???

方青砚脸颊通红,软趴趴的窝在柳词怀里不动弹了,海棠意味不明的啧了一声,跟过来的花舞剑开始怀疑柳词是个变态。

更个小片段
柳词掌握了方青砚的弱(min gan)点。
上班期间偷偷摸鱼,写不出来了。
告辞!

科学养崽【番外】

勿扰真人

太太决定明天更新我开心所以我要来码字了
感谢沙茶酱太太的评论我实名爆炸!
以及一个小姐姐给的评论,谢谢相信。

私设严重
写的不伦不类

方青砚日记
第一年
2.18
今天是我到这里的第一天,柳词叔叔让我叫他爸爸,说把我捡回来就是他儿子了。虽然我觉得哪里不太对但是花舞剑哥哥一直在给我使眼色,我就叫了。
然后他俩的表情更奇怪了,有点害怕。

3.11
今天没忍住问了柳词叔叔【划掉】爸爸【划掉】就那谁和花舞剑哥哥是不是一对,那我要不要改口叫花舞剑哥哥妈妈,然后来给我送果子的海棠哥哥脸都扭曲了,那谁和花舞剑哥哥的表情也很奇怪,难道我说错什么了?
本来想道歉的但是海棠哥哥带我去玩了。
我才不要在日记里叫他爸爸!

3.29
海棠哥哥偷偷告诉我,那谁和花舞剑哥哥是一对,但是他们都是男的没法生小孩就把我捡回去了。
可我是魔王呀,那谁一个勇者和花舞剑一个祭祀是要多惨才能来捡一个魔王当小孩。

4.3
我偷偷去问了来看我的前任魔王阿越,柳词和花舞剑是不是很惨谈恋爱都不敢被别人看见,还生不了小孩只能沦落到把我捡回去的地步。
阿越哥哥听完我的问题表情和海棠哥哥一样奇怪,还我以为我又问了什么奇怪的问题。
阿越哥哥告诉我,男人和男人在一起本来是没有问题的,可是柳词和花舞剑一个是勇者一个是祭祀,祭祀和男人谈恋爱会被革职然后再也不能当祭祀了。
原来柳词和花舞剑哥哥这么惨啊,那我多陪陪他们好了。

8.14
好久没写日记,这段时间我长得可快了,阿越哥哥那次叮嘱我了不能去揭柳词和花舞剑哥哥的伤疤,他们在一起就很不容易了。
我觉得也是,毕竟人类老是要被条条框框管着,没意思,但是人类的好吃的真的好多。
人类真没意思,跟男人在一起就要被他们指指点点,看看阿越哥哥和落叶哥哥,都没人敢管。
唉柳词和花舞剑哥哥真可怜。

9.6
柳词老爱抱着我,我又不是布娃娃,不过看在他抱不到花舞剑哥哥的份上,勉强让他抱抱吧。

12.31
明天我就长大一岁了,开心!




柳词在书房翻到方青砚这本日记的时候整个人都不好了,正巧花舞剑路过书房门口看到一个震惊到失色的柳词,走上去准备拍拍肩的时候视线落到了他手上的日记本。

“卧槽!”


剩下的明天有空再完善吧,先发出来,这个番外简直垃圾,等明天完善吧,困成死猫。

科学养崽【一】

勿扰真人

勇者柳词X魔王方青砚

私设贼多,我也不知道写了个啥,就是开了个脑洞。
不知道啥时候写下一章。
其他人的设定也不想码。




说出来你可能不信,现任魔王是勇者和祭祀养大的,期间诸如龙族精灵巫妖天使神族都有不定时投喂。

小魔王还是个团子的时候就被柳词拎回家了,前任魔王忙着跟一条龙打情骂俏,一听说新魔王出生了立马卸任光速消失。

走之前随手拉了个人告诉他这是新任魔王交给他了记得照顾好这个小崽子然后拍拍屁股溜溜球了。

无辜被抓壮丁的柳.勇者.词无语凝噎。“玩蛇呢?!”想了想还是低头看看怀里的小崽子。

黑漆漆的双翼可怜巴巴的贴在后背,小小的一只蜷缩着,一只手搭在他肩上,紧闭着眼睡得香甜,尾巴倒是不老实的一顿乱甩,打在他的衣服上啪啪作响。

柳词看着看着心就软的不行,抱着小魔王就回了家。然后和他的祭祀好友站在床前大眼瞪小眼。

“所以你就把他抱回来打算养大了?”花舞剑盯着床上睡得流口水的小魔王,一脸纠结的转向好友,柳词同样一脸纠结的看着花舞剑。

“我没法啊兄弟,换你你忍心把他扔了?”

“……不忍心。”

“那不完了?”

花舞剑按住自己想疯狂摇晃柳词并大喊你是不是疯了那是个魔王你是个勇者,看着小魔王咂咂嘴乖巧的样子。

“行,养吧。”

“……”

好你个花舞剑,好意思说我,你不也是见萌起意,柳词呵了一声。

等小魔王醒过来的时候,床边蹲了个精灵正在好奇的研究他。因为没感受到恶意他也就没躲,眨着眼睛软声软气的问。

“你是谁呀?”

“我叫海棠,你真可爱。”

那人笑眯眯的捏捏他的脸,转手掏出一个金黄的果子给他。

小魔王乖乖的接过果子,尾巴在床上左右甩来甩去,“谢谢,这是哪里?你带我来的吗?”

“海棠你这是背着我打算拐小孩?”门后又走出来个人,端着一杯牛奶和一盘三明治,“我把你捡回来的,以后你就跟着我了。”

柳词走上前去,海棠退了两步给他留了空间,他把手里的托盘放在床边“你先吃,吃完下来找我。”没忍住揉了把小魔王柔软的发丝,刚好触到小小的魔角,黑色中透着一点紫。

小魔王盯着柳词看了一会,看的柳词有点不自在时他突然露出一个大大的笑脸,“谢谢你!”

柳词被萌的有点肝颤,赶紧一手拉着海棠就出去了。

海棠出去就在感叹,“怪不得你把人小魔王拐回来了,这么可爱换我我也拐。”

“没拐好吧,走路上呢突然被塞了一孩子,我还莫名其妙好吧。”柳词瞪他一眼。

海棠就在那笑,也不接话,俩人就这么走到楼下,花舞剑刚从书房里出来,抱怨柳词书房里都没有育儿指南之类的书。

海棠放开了声的笑,柳词脸都黑了“搞我是吧?我哪来的育儿指南?”

正说着,楼上传来一阵响动,小孩儿哒哒哒的跑下来,背上的小翅膀跟着他的步伐一扇一扇的,尾巴甩来甩去,下了楼直扑柳词。

花舞剑幽幽的盯着柳词,柳词被他看的老脸一热。弯腰错开花舞剑的视线,一把捞起抱着他腿的小魔王。

“来,告诉哥哥你叫什么名字?”花舞剑换上笑脸对着小魔王。

小魔王眨巴着眼,奶声奶气“我叫方青砚!”

花舞剑捂住心口,突然明白了柳词的感受,“走走走,哥哥带你去买东西,要什么都行!”

“那……那这个叔叔去不去?”方青砚搂住柳词的脖子,花舞剑看的分明,小魔王的尾巴都缠在柳词胳膊上了,莫名有点嫉妒。随后他就反应了过来,但是柳词已经笑出声了。

“小崽子能耐了啊,刚醒就帮着柳词占我便宜是吧?”他皮笑肉不笑的捏了捏小魔王的脸,觉得手感不错又捏了两下。

“没有,我觉得他比你老所以……呜!”方青砚话还没说完就被柳词往屁股上拍了一掌。然后他机智的收了声,但是为时已晚,被柳词按着把肉乎乎得脸揉捏成各种形状。只能呜呜的向一旁的花舞剑和海棠求救,然而那俩人已经笑的不能自已了。

柳词也没忍心欺负他太久,过了会就抱着小魔王去洗了把脸带他出门买东西去了。

花舞剑列了个清单,把用的到的可能用到的都写上,抱着小孩就去逛街了。



活着真的好难啊

绝不奶李白,扁鹊不留行:

今天是霸刀白,随便摸进个徐福x
主要是霸刀白看着花太鹊蜜汁眼神xxx

“师傅就是这个家伙打扰我升级”
“我可什么也没干啊小花太”
“不要色眯眯的看着我徒儿!”
“……”
“……糖葫芦真好吃…”

墨天岚:

【白鹊】救命!我老婆要睡我!
(一)
在一个山清水秀的小村庄,住着一个医生。医生很年轻,人也很好,就是长相比较凑合,还很穷。


大约就是十里八乡都觉得他是个好人,但绝对不会把自家闺女嫁过去那种。


直接后果就是医生一路单身到38岁,村长觉得有点过不去了,寻么着给他说个媳妇儿。


试想,一个可以一路单身到38岁,还因为穷讨不到媳妇儿的大龄单身男青年,会有姑娘想嫁过去咩?


of  course  not!


在强行征婚失败的情况下,全村人想出了一个下下下下策——给医生买个媳妇儿!


嘿嘿,有才。


(二)
面对订单,人贩子的工作热情和质量都当的起五星好评,第二天早清儿就绑过来一个好看的姑娘。


除了魁梧点,别的条件真是没话说。


村里人一合计,凑钱让各家老母亲小媳妇扯了几丈红布,做了两套喜服。一套差人给医生送过去,另一套给新娘裹上,像模像样地拉着小车把昏迷的新娘上门。


当时刚看完诊洗脸的医生:“……”


卧槽被几个大汉按在地上扒光了怎么搞,在线等,急!!!!!!


(三)
秦缓看着床上被红布裹得怪好的人,心情复杂。


村民们真是……太过热情。不过这样,是违反律法的吧……而且对人家姑娘来说也太残忍了,等过了今晚把姑娘送走吧……


于是,真·君子秦缓大哥哥,很实诚地趴桌子上睡了一宿,连人家姑娘盖头都没掀。


不过,他也没想到,村民们为了让他成家能做到什么地步。


当然,全村串通看好新娘子防止她跑了是一回事,给姑娘灌一碗神药就是另一回事了。


(四)https://m.weibo.cn/5951399454/4190659856256156


(五)
醒来腰酸背痛,秦缓打个喷嚏,意识到自己正在发烧,拖着身体挂上歇业的牌子,装作没看到村民们欣喜的窃笑,他把自己关在家里。


怪不得他们,这些人是好心,只不过办了错事。


比如,把一个男的当成女人硬塞给他。


还灌了烈性/药。


秦缓窝在床上,安慰自己村民们不是故意的,可是越想越委屈。


他甚至没想过占人家便宜,结果就被狠狠占了便宜。


医生的职业素养告诉他,现在应该赶紧洗个澡,把脏东西弄出来,然后吃点应急的药。


但他没力气,只能得过且过。


(六)
再醒来烧退了,他窝在一个温暖的地方,脸挨着软软的毛,耳边是有力的心跳,微微抬头,就能看到那张好看的脸。


下意识菊/花一紧,手忙脚乱去推那人。男人也不恼,任他推搡。结果推到一半,秦缓才意识到他正在人家怀里。再推,再推就掉下去了。


考虑到自己病情未定,只好默默地,再缩回去。


男人笑出了声。


“秦缓?”他问。


“嗯?”医生抬头。


“某看上你了,来青丘做族长夫人吧。”


“我拒绝。”


“你不能拒绝。”男人低头亲了亲他,一脸严肃,“你已经被我睡了,就算跑了,也不会有人再娶你这个伤风败俗的男人了。”


“……”我/操大哥你怎么这么不要脸!


“你从不从?”


“不从!”这两个字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


“为何?”


然后,终于,秦缓说出那句纠结了很久的台词:“分明是秦某娶了你,为何你是丈夫?”


男人露出一个微笑,很性感也很危险。他用尖尖的犬牙咬了咬秦缓的耳垂,声音带着诱惑:“因为……是某睡了你。”


重音咬得很有技巧,秦缓脸烧的通红,嗫嚅几声,转而致力于憋死自己。


男人慢条斯理地把人从自己怀里揪出来,毛茸茸的耳朵闪了几下,随后蓬松的大尾巴们把目瞪口呆的秦缓轻轻卷起来,放在一旁的虎皮榻上,瞳仁一竖:“从不从?”


好,终于换成动物的威胁方式了。


秦缓吓懵,点头如捣蒜,心有不甘也不敢说什么。


跟狐狸讲理,傻/逼吧。


(七)
小山村终于失去了他们可爱的秦医生,而青丘狐族却终于地迎来了新任族长的夫人。


新夫人并没有那么好看,但是是一个很温柔的人,会用奇怪的草治奇怪的病,笑起来有两个很浅的酒窝。


小狐狸们很高兴有这样一位亲切的族长夫人。


巧了,族长也是这么想的。


不过显然,夫人并不这么想。


“李白,你你你睡外面!不许进屋!今日双号你听到没有!”


“没关系,过了亥时便是单号,在那之前,夫人可与我秉烛夜谈。”狐狸微笑,招子里闪着危险的光。


end


明天近代史,今天放飞自我


考试(5/7)


三号解剖,五号回家见习,然后撒欢√


祝元旦快乐!


被删再发,哼!

绝不奶李白,扁鹊不留行:

今天是叽太白,长歌徐福,秀太扁鹊xxx
老师居然下午讲课结果昨天没有画完
“辣鸡,还想和我徒儿做情缘???以为玩不认识你的小号吗?”
“又不是和你做情缘!”
“所以师傅和李白一见面就吵架论该怎么办?”

【ALl黄R】菟丝花

山鬼:

私设如山,骨科年上,12345,三观不正,别问我为啥大家不是一个姓,略囚禁???
链接在评论

【all黄R】 按照动画戏份开的一辆摩拜单车(真的很难骑)

瑛殁:

靠存稿撑了一个月,现在已经完全废了……






没内涵,只开车,名字都懒得取




cp : 叶王周黄


预警:极其难吃,难吃到已经怀疑自己完全不会写文的地步了……决心停更去毕业旅行








源远流长的惯例已不可考据,每年军区高级首领军官集会放在初冬的第一周,年终审查也就是阅兵活动调动起整个军区的热情。千人典礼慷慨激昂,对士官们的吸引度尚在可去可不去之间,倒是海陆空三大军系首领的飒爽英姿,则让人宁可肝脑涂地也要拼命一争席位。




叶修端着餐盘穿过餐厅,嘴上还叼着烟,时不时冲停下来对他敬礼的军官勾起懒散的笑算作回礼,他在一抹浅绿与本白的四人席位上找了个空位放下早餐,身旁坐着的王杰希立刻皱了眉,周泽楷则停下刀叉,睫毛微扬算打过招呼。




“小周早。”叶修掸了掸烟灰,对更加嫌弃的王杰希不客气地道,“大眼你这什么眼神?左眼写着禁烟,右眼写着凡人,让哥很难过啊,当初哥领你走上人生巅峰的恩情全部忘了?”




“欠微草十二辆M1A2什么时候还?”陆军少将冷冰冰地拿过叶修的盒装果汁插进吸管。


 




“这不就来还了么?还有小周的八架鹰狮,今晚来我房间给你们个惊喜。”






想好了再点












fin/tbc(有鸡血就写下去,没鸡血就算了)




为什么不带喻总玩,叫喻总手慢不上线!


连楷楷都出现了一分钟做了个虚假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