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力倾向

自作孽不可活

【王黄】大家都觉得黄少天要孤独终生但王杰希不是这么觉得的

宁虫书:

本篇收录于王黄双人志《yours beloved》 预售链接,6月19日晚8点开。




1.


    实际上,黄少天和王杰希刚开始没那么熟,直到黄少天做了个梦。


    梦里他穿着夜雨声烦的装备,刷新在溪水边。黄少天上下打量了遍周身装备,他抬起手,活动起套着手甲的手指,盔甲上蔓藤花纹闪着被女神吻过的光,他感觉自己特别帅,帅得臂上跑马,空手屠龙,纵然一米七六的残酷现实没有改变,但也帅得惊天动地,旷古烁今。


    这必将是个史诗级别的梦,他想。


    他觉得应该做点什么才能不辱使命,没走出步便猛地背后寒毛一颤,一阵冷风袭来。


    这种情况简单来说,叫有杀气。


    对杀气的感应有多种方法,黄少天的来自于天赋与职业选手的直觉,说白了,就是爹被坑多了,自然记得过年要打孩子。


    冰雨荡起芦苇尖的细绒,刺眼的阳光同他一齐转身,剑锋直刺身后,却被自下而上的巧力磕开,于是他看见了一张介乎于熟悉和不认识之间的脸。


    “是我。”梦里的第二个人说。


    “你这时候应该说队长别开枪是我。”黄少天看了眼来人,想起什么似的,问:“我该叫你王杰希还是王不留行?你是穿得像王不留行的王杰希还是长得像王杰希的王不留行?这么问有点像绕口令,就那个打南边来了个喇嘛,手里提拉着五斤鳎犸。打北边来了个哑巴,腰里别着个喇叭。”


    梦里年轻的王杰希显然受到了一定冲击,沉吟片刻,说:“王杰希。”


    他梦到的那个王杰希与仅有几面之缘的本尊近乎一模一样,都端着副波澜不惊的架子,话语间还是有掩不住的傲气。两人找不到去处,便顺着河流一路而下,黄少天回忆起剑客的招式,力图在梦里秀把操作,看似随意地像河水里一刺,原本想让剑尖撩起的河水因为冰雨的寒气而结冰,却不料真插上来条鱼。


    “……”黄少天看着甩了他一脸水的黑鱼,觉得这游戏有点难玩。


    王杰希扬了扬手,召出道闪电锁链,劈在枯木上,登时点起一片篝火。


    “烤烤,肉质鲜嫩,能吃。”王杰希说。


    黄少天觉得他绝对是故意的,他注意到王杰希还在盯着他看,被盯得有些发毛,感觉像在家里披着床单的扮超人的小孩被家长逮个正着。


    “你看什么?”


    “姿势不错。”王杰希用目光示意。


    黄少天看向他自己的右手,握着冰雨的右手食指与中指从一开始就顺其自然地夹住剑身,标准的文艺复兴式握法,便于刺杀,一击毙命。


    但是作为一个游戏宅的黄少天没有意识到这点优点,把这归纳为自己做梦的姿势不太对,左手拿过剑,再握回去。


    好吧,还是一样的姿势,根本不受控制。


    黄少天放弃了挣扎。


    鱼最后黄少天还是没吃,看着向他挥着拳头竖中指的鱼,口上说着以慈悲为怀,心里想这鱼看起来就不怎么好吃。


    两人逛着地图没多久,一开始黄少天还兴致高昂地握着冰雨开道,感受把披荆斩棘的快感,再后来对比着老神在在的王杰希,觉得自己有点蠢,维持着滔滔不绝的话头,手上默不作声地收了剑。


    “啧。”


    王杰希收回拨开树枝的手,手上有道细微的口子,王杰希的脸上却浮现出并不相称的懊恼,黄少天觉得有些奇怪,但没来得及询问梦就戛然而止。


    他睁开眼睛,发现自己躺在宿舍里,宿舍里一片漆黑,空气温热而缓慢,耳边全是舍友们的呼吸声。                             


    他把这个梦当成一次奇遇,却没太放在心上,只把它当为食堂饭桌上的谈资说过就抛在脑后,不料没隔几天,他的梦里又出现了王杰希。


    还是一样的套路,他还是那个帅裂苍穹的夜雨声烦。这次他刷新在校园里,穿着盔甲拖着披风,夕阳被点燃在肩甲上,违和感十足,他还没来得及感叹一把当年为了打游戏和班主任斗智斗勇的日子,就看见在周围游荡的王杰希。


    梦里那个王杰希看起来有些疑惑,说这里他认识,是他曾经的学校,便带着黄少天溜达了一圈,包括他曾经的教室和破了个口子的围墙。


    黄少天背靠着四楼的围栏,向教室里打量。  


    “靠,你们当年条件不错——我操!!”


     黄少天整个人的重心都在围栏上,围栏却突然崩裂,摧枯拉朽地连根断开,露出的钢筋轻而易举变性折断,尘土迷住他的眼睛,他下意识地在空中虚抓一把,却没抓到任何可以借力的物体。王杰希连忙伸手去拉,却慢了一步,眼睁睁地看着黄少天整个人连同围栏一齐倒栽下去。


    作为事主的黄少天倒是异常冷静,既然自己现在是夜雨声烦,那就肯定不至于脸着地摔成锡纸烤排骨。


    三段斩,银光落刃,墙壁借力,受身,完美落地。


    王杰希骑着扫把滑翔下来,跳下扫把,鼓了鼓掌。


    黄少天觉得应该用一个风骚的姿势来结束这套难度系数9.0的动作,于是一转身准备鞠躬,却发现左脚踝没有知觉。


    他脚扭了,接着他醒了过来。 


    这个梦简直太脆弱了,差评。




2.


    其实黄少天的梦里也不止有王杰希,他梦到过一次和他关系不错的张佳乐,还有一次韩文清——虽然梦到韩文清那次他自个就被惊悚醒了,生理性的。


    当时张佳乐一见是他,自己嘀咕了句卧槽岔了,就自个开枪了结了自己,看得黄少天一肚子莫名其妙,醒来立马拿过手机打算找张佳乐理论,号拨了一半方才想起这是个梦,自己抽了抽嘴角,只当是睡迷糊了,又翻身睡死过去。


    也有几次,梦里他能感觉到第二个人的存在,却始终找不到应该存在的王杰希,就索性直接玩自己的,反正梦着梦着就能自己醒过来,有时候是半夜,有时候是刚睡下没多久,更多时候是在清晨。


    逐渐梦变得没那么脆弱,至少不会因为扭伤和小口子醒来,频率也更加频繁,梦里的王杰希定时定点,准时上岗,而且还带着读档功能,记忆不会因为梦的结束重头再来。


    他没出道,每天蹲在训练营里练习,那正好是G市一年里最冷的几天,下着雨,空气里全是寒气,他抱着暖水袋跳上床就叫嚷着让舍友关灯睡觉。


    梦里明显暖和得多,烈日戈壁,红柳鸣沙,每粒沙子都由内向外地腾着热气。盔甲被烤得炙热,他却感受不到灼烧的疼痛。翻过沙丘,见远处有扬起的星星牌,他便向光芒的方向走去。


    黄少天找到了王杰希,看见他的第一眼就笑得乐不可支。


    王杰希半截身子卡在石墙里,只有头和肩灰头土脸的露在外面,巫师帽上还顶着只不肯撒爪的囊鼠。卡在石缝里的王杰希像是被掐住脖子的猎豹,没脾气地垂着尾巴等候救援。


    “来先笑一个,这梦里有截图键吗,你现在感觉如何,有没有受伤,能活动吗,感觉良好吗?”


    “你别说话我就感觉良好,搭把手,先把我弄出来。”


    “你怎么会在这里面?”


    “地图刷新BUG,进来就这样了。”


    黄少天乐归乐,手上没停,挥着冰雨震碎石墙才把王杰希刨出来,王杰希掸了掸身上的灰,咳嗽一声想要挽回面子,结果黄少天笑得更厉害了。


    王杰希眯着眼睛看着黄少天,摆出他惯有的架势,企图把气氛拉回正常水平线。


    但是失败了,他不明理就地问:“你笑什么……?”


    “你先把裤子穿上再和我说话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王杰希低头看了一眼自己下半身。


    好吧,他下半身的装备全没刷出来,只穿了条平脚的大裤衩,游戏默认的那款。


    但就算是没穿裤子,王杰希还是王杰希,他不说话,就看着黄少天自己乐,等黄少天被盯得发毛,便收住了笑,摆摆手,示意走走去,自己没走几步又笑起来。


    “不行,你顶着王杰希的脸我就想笑,我先笑会儿,你别介意。”黄少天心里暗自庆幸这得亏是个梦,要是换成活的王杰希不穿裤子在他面前站着,他肯定当场就报警了。


    王杰希耸耸肩,一摊手,表示你继续。


    黄少天也觉得自己差不多得了,努力闭上嘴,但是还是没憋住又破了功,憋着嗤笑几声才最终收住。


    “这个梦真是太真实了,居然方队下午刚给换的披风都能还原。”


    那时荣耀开了60级,夜雨声烦作为预备出道的角色装备自然一起跟上。


    “但是为什么不还原一下角色的身高,这样不科学。”黄少天接着说,话说到一半,表情忽地一下凝住了,猛地拔出冰雨,环视四周。


    “有东西。”


    “嗯。”王杰希也注意到极易让人忽略的隆隆声,做出防御姿态。


    风卷动起最表面的砂砾,夜雨声烦的披风不断被风撩起,又击打在地面,耳边全是风挤过石缝时尖锐的叫声。


    “下面!”黄少天一跃而起,原本打算三段斩离开原地,却被王杰希一拽,直接飞离地面。


    能飞的都是挂,黄少天愤愤然想。


    脚下的黄沙震荡起来,卷成漩涡,不断下陷,黄少天抓着灭绝星辰的尾端,蹬腿借力,双手一撑,翻上去坐好。两人脚下黄沙流尽,露出一片由火山石柱构成的地下迷宫。


    “这要是比赛地图就厉害了,这一片打伏击一打一个准。”黄少天俯瞰一眼,说。


    黄少天的话看起来有些没头没脑,王杰希挑了挑眉,停在一边的石墙上,示意他说下去。


    “你看这片结构,长一些完整的石柱,都对应着刚才地面上的石墙,比如这一道。”黄少天指了指,“要是没猜出的话,那一片,就远处那堵墙后面,走上去也会坍塌,下面一样的结构。”


    连王杰希自己都没太留意之前地图的构造。


    黄少天还继续说着:“如果有输出从那边的位置切入断后,弹药用撞击式手雷轰拐角处的点,表面上的沙能提前坍塌,刺客或者剑客从这边提前下去,在下面等着就行。”


    王杰希点点头,黄少天自己挥着剑就比划起来。


    “这么一说我就想起微草上周那个团队赛,我靠王不留行那走位真太他妈帅了,看的时候我本来设想的是在(2,57)那个点伏击,你,啊不对,应该是他,居然就硬从两个鬼阵落下时间差的缝隙里插过去。”


    平时黄少天没夸过王杰希,毕竟是年纪没差多少又不太熟的同龄人,挂着点对敌方战队的不服气,心里估摸着实力,觉得换成自己大致也能做到这样甚至是更好。但不管是谁,场上的打法表现超出他的想象时,剩下的就是对强者的叹服,又是这点叹服更能激起斗志。等到梦里,他便就干脆利落地把这点表扬全掏出来了,反正不是本人,自己的梦,说什么都没人知道。




3.


    早睡早起,自豪,黄少天说。


    此话立马遭到众人的抨击,黄少天此前一直是熬夜通宵大队的领军人物,竞技场鏖战到天明不是大事,光是熬夜的问题,魏琛在时没少喷他,却一直不知悔改。


    微草的众人叫苦不迭,抱怨说从上周开始,每天王队都要查房,偷偷摸鱼熬夜打牌等等娱乐活动都不得不取消,黄少天不屑地表示,你们这些没有觉悟的人。


    自从那个梦开始以后,黄少天睡觉时间明显有所提前,成了训练营的早睡模范,不是愿与佳人相会,而是梦里比现实更炫酷。


    蓝雨去B市打季后赛,也给马上要出道的黄少天带上了。


    赛后王杰希在停车场遇到来看比赛的黄少天,打了个招呼,两人的态度却熟络自然得如同多年老友,连基本的寒暄都省去了,实际上,这才是他们第二次见面。


    “攻速变快挺多,这次装备调整得挺大啊。”


    王不留行的属性变化已经被各家战队的技术部推算出来,也不是什么不能说的秘密,王杰希表示确认。


    黄少天感受不到一丝用于沉默的空气,聊起比赛两个人的话头都收不住,直到自己家战队租借的大巴到了才草草告别。上了车黄少天才惊觉不对,王杰希这是第二次和他碰面,网上两个人的交流也仅限于抢BOSS和PK时的几句垃圾话。


    王杰希和他根本不熟。


    他把这归结为梦的错,让他差点以为自己和现实里的王杰希也是十分熟悉,闹了出自来熟的笑话,但是他想不通的是王杰希的态度,他不是读不懂空气,他能明确的判断出王杰希对他的态度并不生硬,更接近梦里那个逐渐缓和的王杰希。


    对此,黄少天选择了一个简单粗暴的方法,既然梦的内容多半是自己的心理暗示,他觉得应该对自己进行一下心理暗示,来判断梦里那个王杰希到底是他想象出来的,还是确有其事。


    他想了半天,自己催眠式的嘀咕起来。


    “王杰希右眼大右眼大右眼大。”


    路过的喻文州看了眼黄少天,总觉得他是吃坏肚子伤着脑了。


    嘀咕了好几天,黄少天终于梦到了王杰希,看到他的第一眼,黄少天就奔了过去,凑近打量王杰希的脸。


    艹,还是左眼大。


    再后来到了四赛季,黄少天正式出了道,第一场和微草的比赛,微草是主场,王杰希约了黄少天和喻文州吃饭,饭后黄少天提议溜溜食,三人沿街走着,黄少天看到所学校觉得眼熟,便停了下来。


    “这是我初中。”王杰希说。


    “是不是那个小卖部背后的围墙有个缺口。”


    王杰希点点头,沉思了一下,黄少天的脸色立马像见了鬼一样。


    要说王杰希脑子灵光,飞速的从你怎么知道的跨越到结论,黄少天天马行空的思维也能跟上他的步子,想了两秒,顿觉太丢人,他在梦里没少干蠢死,王杰希也都看见了,以后没法做人了。黄少天痛苦地揭了把脸,喻文州在场,他不好说什么,毕竟这事儿太玄幻了,谁听了都不信。倒是王杰希异常坦然,眯着眼睛笑,笑得夕阳都堆在眼底,看得黄少天一哆嗦,恼从心底起,恨不得把王杰希就地毁尸灭迹。


    那天回了蓝雨,黄少天还好死不死地又梦到了王杰希,他没客气,说,既然都是本尊,不如来打一把。


    他其实是真想打王杰希,太他妈丢人了,梦里他可没少夸王杰希,这人居然就这么坦坦荡荡地收着了。


    王杰希也点点头,他不想揍黄少天,但隐约觉得打一把应该挺带感的。


    黄少天挥着剑就上了,梦里的身体素质很好,技能招式如同写在肌肉和骨骼里的代码,招招到位,觉得自己吊炸了。


    来来往往试探性的打了几招,挺爽的,打得也越发大开大合,顺风顺水。


    黄少天逆风刺一个虚晃,剑身一下刺进王杰希的肩膀。见了血,黄少天不太适应地一愣,下意识的想收手,僵直时被王杰希占了先机,一扫把给他抽糊在了墙上。


    “我靠靠靠我看你出血了我收个手你还这么对我要脸吗。”


    王杰希也停了下来。


    “你不知道?”


    “知道什么?”


    “我以为你主动找我PK是因为知道这个梦的机制。”


    “什么机制?”


    王杰希拽了一把自己的衣领,解开领结,露出本该有一道剑伤的肩膀。


    “这梦里没痛觉,小伤口当即就能愈合,但是如果持续受伤,伤口就没法恢复得那么快,和游戏里血条一个道理,血条空了梦就醒了。”


    黄少天收了剑,示意王杰希继续。


    “一开始受点小伤就会死,到现在就不太容易了,不过遇到摔下悬崖刺穿心脏一类会直接死的情况,梦里也一样。”


    “那如果一直不死呢?”


    “就一直睡下去,但是这个梦有自主规制,到一定时候会出现不可避免的死亡。”


    “你怎么发现的?”


    “感觉有规律以后我就自己试了几次,而且我应该比你先做这种梦,一开始没有人,后来梦里就有了你。”


    黄少天想起自己曾经有几次在梦里找不到王杰希的情况,觉得都能说通了。


    “那就来战个痛。”


    黄少天是真喜欢PK,觉得既然这样就不能浪费,多打几把爽爽,恰好王杰希也是。


    等他醒来立马就轰炸了张佳乐,强烈谴责他自己自绝当场的行为。


    “我告诉你有用吗,你又不来百花吃食堂!”被叫醒的张佳乐一头雾水。


    “我要提前知道我就不干那么多丢人事儿了——等等,什么食堂?”黄少天也没明白张佳乐在说什么。


    “我就只能梦到我们食堂第二天的菜谱,怎么,你梦到什么了?”


    “王杰希。”


    “你是还能梦到其他人,还是就只梦到王杰希?”


    “基本都是他,还有你和韩文清。”


    张佳乐上下打量了一把黄少天,拍着他的肩膀说恭喜你中奖了。


    “什么意思?”


    “基本只梦到固定一个人的目前只有一个人。”


    “谁?”


    “轮回的方明华,他追到他媳妇前经常做这种梦,追到以后就没了。所以,恭喜你。”


    “我靠!!”


    黄少天觉得自己真是见鬼了。


    “你们都在梦里干点什么?”张佳乐问。


    “竞技场啊。”黄少天这点倒是可以十分坦然的回答。


    张佳乐默默无语,方明华梦中追妻的故事还说得上是美谈,这两人,竟然隔着大半个中国,每天梦里相会,就为了,打竞技场。


    宅男,有时候注定孤独一生。




4.


    蓝雨众人发现最近黄少天开始每日睡前一个电话,对象不明,疑似有情况,直到郑轩某天路过黄少天的宿舍,宿舍的门缝虚掩着,声音从里面传出来。


    “王杰希你快睡觉去。”黄少天对着电话说。


    郑轩觉得压力山大,他好像听见了不得了的事儿。


    梦中荣耀OL,3D实景,附送高手陪练,轻松无痛,值得拥有,于是黄少天从每天打卡求PK改为催王杰希睡觉。


    显然,在做了长达一年多这样的梦以后,两人的血条都厚得令人发指,最后打到两人都气喘吁吁,黄少天把剑插在地上,和王杰希背靠背坐在地上。


    “好玩。”黄少天显然已经坦然地接受了这个设定。


    “梦快醒了。”王杰希说。


    黄少天觉得随口问你怎么知道的太愚蠢,转身顺着王杰希的视线看过去,远方有成片被惊起的飞鸟,不管将要来临的是什么,他只有好奇,却没什么恐惧。


    远处有灼眼的光芒飞速在森林中推进,包裹住所有掠过的空间,黄少天坐直了身体,迎接将要来临的终结,在被光芒吞噬后,他醒了过来,挣扎着摸过手机想看看时间,却收到王杰希的短信。


    “早。”


    虽然不可理喻,但黄少天感到由衷地兴奋,这种兴奋和小孩拿到新玩具时没什么两样,梦的间隔时间越来越长,有时候一夜无梦醒来黄少天还觉得怅然若失,上线找王杰希PK几把,又觉得不够爽。


    他在梦里也不全然和王杰希对殴,毕竟看着眼熟的脸,心情好时不太下得去手,黄少天心思活络又好奇心旺盛,仗着梦里扑街了也没关系,拉着王杰希搞各种危险活动,王杰希不但没表示不屑,还积极主动配合,毕竟都是十八九岁的人,骚动的心一直在作怪,没有什么比少年的朝气与活力更加动人,梦里的王杰希不用再挂着那副拘谨严肃的脸,梦中的地图有什么玩什么,他们一起在半明半昧的星空下穿过茫茫雪原,一起等透亮的晨光点亮远处的山峰,在世界的最高点看雪地与荒原上开出整片整片的火焰与花。


    一周一部大片,带感,不累。


    这天王杰希刚睡着,就梦见黄少天跟他说,来打一把,说完向前迈了一步,没有打隆条的腿甲衬得小腿曲线修长,煤油路灯的光淌过银白色的盔甲,冰雨打了个剑花,蓝光的残影还在空中回荡。


    王杰希觉得黄少天的情绪不太对,但也没开口问,只是由着他做出迎战的姿势。


    交手几个回合,黄少天用剑顶开王杰希的攻击,自己惯性后跳一步,剑锋下垂。


    “用你习惯的方式打,这不像你。”


    王杰希是个明白人,当初看黄少天没出道,又看他依旧在活蹦乱跳地蹦跶,不用问就知道是这人驴了他,现在看黄少天的态度和他的话,立马意识到黄少天心里那点不对付是怎么回事。英雄多半惺惺相惜,王杰希当时正逢转型,打法说改就改了,干脆利落都没给自己留个自怨自艾的时间,他自己磕得头破血流也只当是练级打怪,抹把血又跟着上了,面前昏昏暗暗不明不白,他自己却笃定得让人难以质疑,活生生把一出旁人看来壮士断腕的剧写得既狂热又浪漫——他并不屑于从自我牺牲中汲取养分,他只是单纯觉得应当这样做。


    尚且年轻每天吃饭睡觉打荣耀的黄少天也难以联想到类似安·兰德的利己主义,他想不到那个份上,甚至连自己为什么别不过气来都没想明白,只是看场上那个打得中规中矩的王杰希就觉得一肚子无名火。


    王杰希点点头,扶正巫师帽,再次做好迎战的姿势,自己先行冲了上去,临到靠近,又猛地拐弯拔升高度,从上至下地发动攻击。


    作为对手他极其熟悉王杰希的套路,这样的打法让他本能性的热血沸腾,但让人全然摸清就不再是魔术师,王杰希的攻击走位常剑走偏锋,令人惊喜。


    打到最后,黄少天喘着气问王杰希,这么打挺好的,你干嘛要改。


    王杰希没解释,只是问,你喜欢?


    黄少天前半句话没过脑子,大大方方地说喜欢,后半截对着王杰希的脸突然回过味来,内心怒骂一句操,一阵尴尬。


    王杰希贴近了几步,问他,你喜欢什么?


    黄少天属于越紧张话越多的,平时嘴上跑火车得没溜,这次刚憋出两个字,自个咬着舌头了,本来没什么事,这会儿本就只剩一丝血皮,梦一下醒了。


    黄少天躺在床上,想到之前张佳乐的话,恨不得把自己捂死在被子里,满心卧槽。


    不是敌人太强大,是自己太轻敌了。黄少天发现自己有点喜欢王杰希这事不算太大冲击,而是刚才自己表现实在倍儿丢人,有失水准。


    于是暗地心想,这事他得扳回一城。




5.


    黄少天再次梦到王杰希已经时隔挺久,假装忘了上次的尴尬,提剑就上,打完拉到,不知打了多久,才觉得不太对,歇了剑,王杰希见他收手,自己也停下攻击。


    “你不觉得今天时间有点太长了吗?”


    通常情况下两人都会出现在一张地图里,而这次所在的空间甚至不能称一张地图,仅仅是永无边境的白盒子,一个循环的克莱因瓶,没有任何东西,只有他们俩人。


    “你没定闹钟?”王杰希问。


    “夏休期都睡到自然醒出门吃早茶去,不过你不会也没定吧。”


    王杰希实诚地点头,黄少天觉得这是个难以名状的笑点,过于违和又合情合理。


    两人沉思了一会儿,王杰希抬眼看黄少天。“你想等梦醒?”


    “万一醒不过来怎么办?”


    “那就自杀吧,这样快。”


    “好好好”其实这也是黄少天的打算,虽然醒来后回忆会不太愉快,但胜在简单粗暴。


    “那赶紧的,起晚了对门酒楼的干蒸烧麦就卖完了。”说完黄少天就挥起剑打算捅死自己。


    “你停。”


    “又怎么?”


    “我怎么办?”梦中的物理攻击对己方也是有效的,但是魔攻却是己方免疫的。


    黄少天看了眼王杰希手上的扫把。


    “你可以拿扫把敲死自己。”


     黄少天看王杰希的眼神里写着呵呵。


    “那你站好,我先捅死你好了——不,这也不行,万一你死了我没死,梦崩了怎么办?”


    这样的事儿发生过一次,PK到最后王杰希死了,黄少天借着残存的血量靠着剑休息,意料中的苏醒却没有来临,他掉入了一片光芒中,却永无止境,直到他被蓝雨众人踹了房门打起来梦才算停。


    “那就一块死,这不容易卡BUG。”王杰希表示同意。


    黄少天觉得,重要不过烧麦,再晚真没吃的了,火急火燎地从正面搂上王杰希,准备从他背上来上一剑,然后奔向他的早茶的康庄大道。却不料被王杰希拦住,抵着他肩膀把他翻了过来,王杰希的右手顺着利刃攀上剑柄,就着他的手握住冰雨,一手揽着他的腰,亲了一口他的耳尖。


    “这样比较方便。”


    说完一用力,剑刃刺破心脏,耳边只剩心脏鼓噪的跳动。


    黄少天醒来,耳尖发烫,第一次觉得心有余悸,除了自己差点错过早茶外,更重要的是王杰希。


    ——太恶心帅了,可他还偏偏中了招,又他妈输了。


    黄少天摸过手机,看了眼时间便丢开手机,连滚带爬地从床上翻起来找他丢在床底的短袖,手机在被子里一阵狂叫,黄少天看了眼来人,觉得世界不会再好了。


    “起来了?”


    “大眼,我靠我要报警了你这么做合适吗合理吗。”


    “警察不管这个。”


    黄少天一阵语塞。


    “你没什么想说的吗?”王杰希说,声音从电波传来,清晰,贴近,直逼耳膜,和梦里一模一样,但这不是做梦。


    “没有!完全没有!”


    “那你紧张什么?”


    黄少天一手拽着裤子,一手握着电话,深吸一口气,豁出去了。


    “这梦太邪乎了我他妈的好像喜欢你了,这个解释你满意了吗?”


    “满意,正好我也是。”



评论

热度(23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