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力倾向

自作孽不可活

【王黄】好兆头

M is for Magic:

 @墨离 不算圣经梗.......只能说是沾一点边,不知GN可以与否?




依旧是男神尼尔盖曼的paro,这回是好兆头。我写的很渣,但是好兆头真的超好看!求吃我的安利!!




黄少天平时喜欢在周四下午两三点的时候跑去兰开夏找王杰希。


而这个平时又是刨去冬天的,尤其是最冷的十二月和一月。


因为他总是坚称在冬天他是要冬眠的,所以工作时间和外出时间都理应减半——虽然所有人都知道一个恶魔要是要有冬眠才是活见鬼。


和所有他的同胞一样,黄少天对于黑色有着常人不能理解的钟爱。以至于在有一回王杰希问他是不是每天都在穿同一件黑色长风衣的时候,他义正言辞的说每个牌子的黑色新款他都会一次性买4件。


在片刻的诧异之后,王杰希皱着眉头表示理解。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黄少天也明白他怎么都不能说服王杰希黑色在他(恶魔)的审美观里是多么酷炫多么高大上多么邪恶多么神秘多么不可告人的存在。


他重重地打了个哈欠,梅雨季潮湿的空气搞得他浑身不舒服。他不喜欢雨季,他的车也不喜欢雨季。老实说,那些个雨滴噼里啪啦打在车前盖的声音都搞得黄少天有些心惊胆战。


这辆车早就过了保修期,黄少天依稀记得他是在上个世纪二十年代买的。当时他在车行里探头探脑,一下子视线就越过一排花里胡哨的甲壳虫看到了那辆本特利。


他特自豪地坚信这辆车与他在人间的职务很相配,而那个冗长的称呼平素只印在烫金的名片上,下面还用一行小字加注了一条,注明黄少天还是圣利贝尔唠叨修会的名誉理事。


这个恶趣味的称呼自然是出自他的顶头上司之手,为此,黄少天可没少被上个住在兰开夏的天使嘲笑。


那个吊儿郎当的家伙是五十年前走的,对于这个时间黄少天倒是记得相当的清楚,事实上当他走的时候周边所有黄少天的同僚都感动的痛哭流涕,夹道欢送。


为了完成派发的任务,使用武力殴打下位恶魔,迫使他们为天堂做善事增加信仰的天使也着实不多。事实上,从上帝他老人家他突发奇想打了个嚏喷创造世界以来,六千年以来他也是头一份。


在那家伙走后,来的就是王杰希。


黄少天懊恼地跨上台阶,他五十年前本想着能过两天安心的日子,但是却没想到王杰希也是个麻烦。


他按响门铃。


不,王杰希是个天大的麻烦。


 


正当王杰希估摸着黄少天该是时候到的时候,门铃就响了。


人生真是场声控游戏,他想。


门外的恶魔有着尖尖的下颌和蛇的眼睛,王杰希记得他之前问过黄少天为什么没有犄角和小蹄子之类的。


“哎哟卧槽,你们天使也没有长成有人脸的冒火车轮啊!”黄少天是这样反击的。


没错,他王杰希是一个天使,另一个身份是兰开夏一家古董书店的店长。由于收藏了数量众多的圣经印刷版的孤本而在业界小有名气。


而王杰希的兴趣又不止于此。


作为一个天使,他对于书籍的收藏欲和好奇心甚至大于他对天使身份的责任心。


尤其是那些被教会明令归为渎神邪恶的典籍。


黄少天轻车熟路地把外套挂在衣架上,蹬掉皮鞋踩在王杰希地板上铺着的纯白长羊绒地毯上。


他“咣啷”一声把手里的包裹扔在桌子上,“诶,大眼儿,你之前要的贝利尔书,诶哟这破书也是真难搞到,还被小卢好好的八卦了一通问我是送谁的,我说是我要自己看,结果你猜那小鬼怎么着?他就一口咬定我是绝对不会看书的。嗬,真该好好修理他一下了。”


王杰希一耳朵听着黄少天滔滔不绝地抱怨着,一边抽出一双厚手套,把裸露的皮肤都盖在羊皮的下面。然后再小心翼翼地把黄少天带来的恶魔典籍放在厚木书架上,摆在《不义之罪圣经》和《他妈的圣经》之间。


要是碰一下这书也不是好玩的。


办完这活之后,他回过头,却发现黄少天恢复了恶魔最原初的形态,窝在毛毯里,缩成小小一团。


黄少天每周的这个时候都会溜过来,这已经成了五十年间约定俗成的约会。


这对于恶魔和天使的关系来说是相当奇妙的。不过他王杰希和黄少天一样都并非老古董,两个人都极其相似的认同一点,无论还是天堂和地狱,只要是恪守规则,两方完全可以比过去任何一个时间段都和平。


不过,在他们俩刚认识的时候,怎么都不会想到会形成现在的局面。


王杰希记得,黄少天是在他刚搬到兰开夏的那个下午前来拜访的,鉴于他的前任糟糕的名声,黄少天对他的印象也好不到哪去。


那时候王杰希还在倒腾他那好几个高及天花板的书架和摆满了书架的书,天堂的联络恰好过来,又好死不死的是一只脑袋很明显有点问题的吹号者。


看,机缘和概率就是个这么磨人的小妖精。


他在起飞的时候昏头昏脑地撞上了离门最近的书架,结果正赶上黄少天开门,迎接他的就是劈头盖脸倒下来的阴影。


黄少天登时就暴走了。


之后的后果也是够呛,作为恶魔,黄少天的报复心被完全激发。那段时日里,他的全身心都扑在试图把王杰希搞得更惨之上。


比如有那么一段时间内,王杰希连带着他家附近方圆三公里的地方的电话只能打到黄少天自己的语音信箱里。


当然,王杰希也并非没有回击,有一天黄少天打开他家车库就发现他的爱车的发动机里全都灌满了圣水。


最后还亏是两方都出面调和此事,要不然这样下去两个人争斗的后果将不堪设想。


虽然王杰希一眼就看出来喻文州微笑后面的不情愿,他用脚趾头都能想出来这段时间打鸡血的黄少天给他的上司加了多少业绩。


不过调和他们关系的并非此事。


王杰希不紧不慢地走到厨房,开始煮咖啡。


没错,就是他的咖啡。


黄少天曾经评价为如夜晚般漆黑,如罪恶般甜腻。


而黄少天的爱好又不同寻常,对于人类而言一小口就能把神经拉扯到极限的浓度,对于他来说却正好是睡前的牛奶。


依旧是在接受两方调停那天,黄少天和王杰希是最后两个走的。黄少天依旧没有消气,整场谈话都没有给王杰希一个好脸色看,最后在接近尾声的时候,黄少天狠狠地抱怨了一通咖啡厅提供咖啡的寡淡无味,而这也正好是王杰希所想的,所以他鬼使神差地问了句黄少天要不要到他家尝尝他煮的咖啡。


知道现在,黄少天依旧还是痛心疾首怎么为了一杯咖啡就把自己卖了。


不过,这也是命运的奇妙之处。


后来,王杰希回忆起来那事,总觉得有些可笑。


无论多重的书架都不会对一个强大至此的恶魔造成困扰,


相反,那漫天飞舞的白色书页像蝴蝶一般,那应该是极美的。


黄少天会那么生气,


大概是因为,


那朝他倒下去的书架上摆了满满一书架


圣经。


王杰希煮好咖啡,倒进纯白的骨瓷壶里,端上桌。


黄少天慢腾腾地从那头游过来,鳞片刮在羽毛笔上沙沙作响。他直起一半身子,红色的眼睛蒙在水蒸气里模糊不清。


然后他把头探进咖啡杯里嘬吸一口。


好容易嘬够了,黄少天又顺着王杰希的手臂向上爬,从他的肩胛,最后在他的脖子上松松绕了一圈。


王杰希也全不在意,只当是脖子上多了条围巾的重量,他索性坐到窗边,拿起前两天没有读完的死海古卷,时不时的还拿食指刮刮黄少天额头的硬鳞,惹得黄少天小声咕哝一句。


而这倒是一个天使和一个恶魔下午的日常。



评论

热度(134)

  1. 暴力倾向M is for Magic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