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力倾向

自作孽不可活

【王黄】时光停驻

苏璟琛:

*王杰希·伪钟表匠x黄少天·真大学狗


*私设


基友点文 @Tischler 字数爆肝惹o(*≧▽≦)ツ┏━┓,不知道你喜不喜欢这种调调的,不好吃的话和我说QAQ话说我觉得自己路痴的技能点已经到极致了,那天去SM广场,捧着百度地图找了一个小时才找到【不,很好吃的蛋糕,mua一个~雅思一定过过过!


 


当时光停驻


你最想印刻的刹那是什么


牵着你的手


无心风景


 


1


 


屋外阳光刺眼,蝉鸣不已惹人烦,虽然过了正午,但是闷热丝毫未减,几个老大妈搬了凳子端了茶杯坐在树荫下,轻摇着蒲扇,本该是八卦邻里家常的大好机会,但是很难得的,大家集体禁言,尽可能得求个心静自然凉,偶尔吹来的阵阵凉风当真让人舒爽到极致。


 


很普通的小城镇,还没到下午茶的时间,路上人少得可怜。


 


闭了眼,懒懒的就要睡着。


 


“妈,我真的快热死了,干嘛非要我回老家,我知道,你们俩出去度假不带着我,已经让我觉得众叛亲离了,现在居然让我一个人回老家,我知道我知道,可是就不能让爷爷去我们家吗,非要我过来,完全没有必要啊,我记得爷爷家是没有空调的对不对,如果让我在这里呆一个暑假我觉得我真的很有可能会变成碳烤五花肉,妈,我真的在很认真的和你讨论这个严肃的话题,你别就顾着笑,我是个严肃的人啊,而且事关生死啊,我怎么可能开玩笑呢,妈,你真的不考虑一下让爷爷和我回家?他老人家不爱吹空调,可以不开空调啊,我自己房间开空调就好了。妈,如果你还这么坚持的话,我回家的车票钱还是有的,什么!门锁换过了!那我大不了给爷爷装台空调,什么!卡里的钱被你们取完了!妈,你确定,我是你们的亲生儿子……”


 


由远及近,可以看到一个大学生模样的年轻人戴着耳机咕哝着,拖着一个行李箱,步伐懒散,最后很悲愤的拽掉耳机线,中气十足的发出一声“靠”。


 


“哟,这一听就知道黄则岐家的大孙子回来了,还是这么的……活泼可爱。”


 


说话的是正在下棋的陈老,对面的木老听到最后四个字,愣了一下,随后一副心知肚明的附和。


 


“是挺……活泼可爱。”


 


2


 


 


黄少天终于被热的有点口干舌燥,带的饮料早在路上就已经成了空瓶,顾不到热不热的问题,只想赶紧先喝口水,照着记忆里的路线好不容易找到了老爷子的住处——一个被藏匿于大大小小房屋深处的一栋小楼房。


 


黄则岐是个钟表匠,房屋的一楼基本是工作场所,墙面上挂满了格式钟表。


 


刚进门就可以看到一个小柜台,通常黄则岐会在这里迎接大孙子,可是,这一次黄少天没看到一个人,先将行李箱放在屋外,黄少天走了进去。


 


屋内的光线不是很好,上世纪的水泥墙将屋外的世界隔绝,最显眼的光源是一座台灯,在屋内最深处,记忆中通常是老爷子坐在那里修着表,而此刻替代老爷子的,是一个年轻人,肩背处已经浅浅的有了汗渍,埋着头,从后面看根本看不出来有什么动作,偶尔会有拿放东西的声音。


 


只是简单着了一件衬衫,脖颈处被紧覆其上的头发衬得愈发白皙,一丝阳光落在青年的肩上,恍惚间柔和的不可思议,让人以为这种静谧不该是这种盛夏的风景,而应该是在初秋,褪去的炎夏的热燥,锐化的边角被磨平,宛若一幅油画。


 


“唉,那个……”


 


话没说完,青年放下手中的东西,转过头,还没来得及摘下放大镜,诡异的大小眼将毫无防备的黄少天吓了一跳。


 


青年微微一笑,摘下寸镜。


 


两眼大小比例虽然没有戴上寸镜的时候那么大,但是明显的不对等以及往日依稀的容颜让黄少天迅速认出了青年。


 


“额,王杰希!怎么会是你,你不是应该在国外吗,你怎么会在这里,刚刚你在干什么,我靠,你在修表?你居然在修表,我怎么不知道你什么时候干起这行来了,你什么时候学的我怎么不知道,话说回来,为什么在这里的是你,老爷子呢?“


 


“这么多年没见,你居然一眼就认出我了。”


 


“靠靠靠靠靠,这不是废话,你怎么说还是相当有特色的嘛,说起来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啊。”


 


“我现在在跟着你爷爷学习关于钟表的东西,也是前不久到的这里,大概要呆一个暑假的时间,你爷爷今天出去钓鱼了,还有其他问题吗?”


 


“嗯,你怎么想起来要学这个?”


 


“因为想学。”


 


顿时有一种有满腔的槽要吐,却不知从何说起的感觉,黄少天现在感觉很缺氧。


 


3


 


他妈妈陆絮和王杰希的妈妈任珂然是很好的朋友,小的时候两家住的很近,虽然王杰希大了黄少天几岁,但是两家妈妈经常带着儿子一起出去玩。


 


黄少天到现在都记得不同于母上大人的热情活络,任阿姨是个特别特别温柔安静的人,印象中会画很好看很好看的画,而且特别会照顾人,总是在陆妈妈惊慌失措的喊着什么东西忘掉了的时候或者什么事情没安排好的时候,默默的有条不紊的解决着问题,有条有理,有她在,陆妈妈也才会放心儿子随便撒泼玩耍。


 


都说儿子会像母亲,王杰希和他妈妈就很像,总是很安静的像个小大人坐在那里,玩耍的时候,也总是尽职尽责的做好大哥哥,总是照顾着黄少天,后来王杰希的父亲因为工作原因出了国,没过几年王杰希和他妈妈也移了民,陆絮还会经常和任珂然在网上联系,黄少天则慢慢成长成为一个常态的男孩,各种惹麻烦调皮捣蛋,那几年陆妈妈和黄少天经常出现的一段对话如下:


 


“你说说你个小混蛋怎么就不听话,当时不是特别听你任阿姨的话吗?”


 


“任阿姨人漂亮而且特别温柔。”


 


“我才是你亲妈,那你为什么也特别听你任阿姨的儿子王杰希的话?”


 


“额,因为他是哥哥。”


 


“这种原因,作为你亲妈的我表示深度怀疑。”


 


“那就,因为他跟任阿姨一样温柔,对我特别好。”


 


“最后郑重声明,我才是你亲妈。”


 


4


 


摇摇头让自己从回忆里退出,黄少天觉得还是活在当下比较重要,比如,是不是要先收拾一下今晚以及接下来一个暑假的住处,他可不认为奉行晚年享福主义的老爷子会帮他拾掇房间,至于为什么会在这里遇到十几年未见的王杰希,而王杰希在这里修表这些诡异的如同平行时空错乱的事情不在黄少的大脑cpu运行目的之内。


 


反正他是做不了主的样子,黄少天决定要敢于直面惨淡的人生。


 


将行李箱提上二楼,已经是满头大汗,虽然期间王杰希提出过给予帮忙的建议,但是被黄少天断然拒绝。


 


推开唯二卧房中除了老爷子的那一间,黄少天之间记忆中的那张不算大的木质床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张很大的床板,上面铺着一层薄床垫以及一张凉席,然后放了两个枕头,踏进房门看到这一切,然后迅速退了出来,跑到楼下。


 


“王杰希,房间是怎么回事,我那张床呢,那个疑似榻榻米的是什么东西,你给我说清楚啊喂。”


 


“因为这个夏天我也要住在这里,那张床太小了,我就给撤掉了,因为知道你要来,所以按照我的计划,找了张大一点的床板,原来的床太小,不够我们俩睡得,而且这里没有空调,我觉得这种疑似榻榻米的睡法会相对比较凉快,你还有什么想问的吗?”


 


“为什么我要和你睡,不不不,应该是为什么你要和我睡,不对不对,我是说,为什么我们俩要住同一个房间。”


 


“你如果想和你爷爷睡同一间的话,也是……”


 


“不是!为什么一定是我出去,为什么你不和老爷子挤一间屋子。”


 


“我觉得打扰老人家休息很不好,你是他孙子,应该不算打扰,说不定老人家还会很高兴。”


 


“那还是算了,我还是跟你一间好了,我说,你还有没有作为客人的自觉性,怎么感觉是你在施舍我一样,明明那是我的房间,你把我床拆了我还没找你算账,你好歹事先和我说一声吧……”


 


不再理会黄少天的吐槽,王杰希转过身带上寸镜,拿起镊子,继续着手里的工作。


 


5


 


后来黄则岐钓鱼归来,也算颇有点成就,一尾小鲫鱼当晚就成了黄少天的碗中餐。


 


喝完碗里最后一口鲫鱼汤,黄少天满足的打了个嗝,再加上下午趴在床上眯了几觉,总算将一天里赶路的疲惫和饥饿驱散了个七八分。


 


“老爷子,王杰希怎么想起来跑过类跟你学这个?”


 


“你当人人都跟你小子似的,整天不着四六的,年轻人肯学我当然要倾囊而授咯。”


 


黄则岐吃完饭很满足的坐在后院的躺椅上,晃晃悠悠,惬意的享受着晚风习习。


 


“哼,我是看出来了,您老人家也没安什么好心吧,我看王杰希把您老爷子伺候的可舒服了。”


 


“怎么说话呢臭小子!你爷爷明明是发扬精神,为你们这些年轻人提供学习的机会,再说了,你妈妈把你扔到我这里你以为我愿意,你要是来了,我还得伺候你这个小祖宗,要不是王杰希在这里,我肯定不同意你到我这儿。”


 


“老爷子你这么说真是伤了你孙子的心了,我好歹姓黄啊,王杰希是姓王的,您别一个劲的向着外人,王杰希会做饭会做家务又怎么了,等您老了,我也伺候您还不成么。”


 


“你妈她跟我说过你在家烧饭的事情了,这人生七十古来稀,少天啊,你的心意爷爷收下了,其他就不用了。”


 


被提到上次放假回家的时候一时兴起做饭,结果把整个厨房搞得跟爆炸现场的事情,黄少天一时间有点挂不住脸。


 


这还真不是亲妈了,这种事也往外说。


 


黄则岐看出黄少天脸上一阵红,一时玩心大起,又加了一句。


 


“你妈跟你七大姑八大婶都说了,你说说明年过年的时候走亲戚,那该多热闹,现在小姑娘不好追,都要求男方会做饭,你这样,虽说你是我黄家长孙,但是,不得不说,前途堪忧。”


 


一副语重心长,黄少天略过内容,倒真的觉得这是普通人家的祖孙和谐了,可是事实永远都是残酷的,这补刀最狠的都是真·家里人。


 


6


 


一切安顿下来,黄少天也只能既来之,则安之,不过幸好他来之前王杰希就把无线网络的问题给解决了,黄少天总算没有被无聊死。


 


平时家务大小基本都是王杰希在打点,照顾着黄氏祖孙二人的饮食起居有条不紊,当然黄少天也会被安排适量的体力活,比如到出去买个盐,去后院拔个葱,洗洗菜,刷刷碗,扫扫地。


 


黄则岐一人独居惯了,平时买菜做饭看店打扫卫生的时间一下子全被空出来,每日悠哉闲适的很。


 


下午,王杰希跟着黄则岐学习钟表相关,王杰希本就在之前自己补课自学过,碰上经验充足的老师傅,稍微提点就能够做得很好,黄则岐以前也收过学徒,只是让他这么省心的学徒倒是很久没遇见过了,小伙子面容清正,做事有条理有计划,年纪正好,大小眼什么的老爷子完全不在意啊,钟表匠最常用寸镜,黄则岐自己常年使用,左右眼也是有些差别的,最重要的是,和自己的孙子黄少天比起来,王杰希,真的安静的很沉稳,黄则岐一向欣赏这样的年轻人,有担当有魄力真是越看越喜欢。


 


要不是时代变了,黄则岐倒是想把这钟表店传了王杰希,要是自己有个什么孙女就更好了,把王杰希招了当孙女婿那就更是皆大欢喜,只是自己只有这么一个独孙——黄少天,看着黄少天上身打着赤膊,下身穿了件大裤衩,一只脚还翘在凳子上,对着电脑在网上打打杀杀的,嘴里还说个不停,隐约可以听到“靠靠靠”,黄则岐揉了揉太阳穴,默默调大了收音机的音量。


 


不要说是个孙子了,就真的是个孙女,黄则岐也不好意思拉王杰希入火坑。


 


7


 


日子就这样一天一天的过,一开始最不习惯的是睡觉。


 


燥热的夏季,即便是刚刚洗过澡,很快又会感到身上有点黏糊,黄少天也跟王杰希建议过装台空调,只是后来王杰希经过考量,给出了个让黄少天绝望的消息——老房子的电路功率太小,根本不具备装空调的硬件要求。


 


不具备硬件要求,但是具备软件需求啊。


 


黄少天只能转而打电话继续和陆妈妈发牢骚,最终谈话在“我果然不是亲生儿子”上结束。


 


躺在“榻榻米”上,黄少天感觉背下的竹席快要烧起来,于是侧过身,换了个地方,一阵舒爽,但是爽不过三秒,身下原本凉爽的感觉很快被燥热替代,于是又翻回原来的地方,可是由于冷却时间不够,原来躺着的地方还是温热,黄少天看了看王杰希的方向。


 


王杰希原本是背对着黄少天侧睡的,因此空出了大片的地方,黄少天把属于自己那片领域烤的火热,觊觎起了新的领地,看王杰希已经睡着的样子,犹豫了一下,还是慢慢的向王杰希挪去,到最后甚至枕在了王杰希空出的大半个枕头上。


 


“呼……”


 


久违的凉意瞬间抵达心底,黄少天发出了满足的声音。


 


就在这时,王杰希从侧睡转为仰卧,毫无预警,后肩就碰到了一具火热的身体。


 


一经触碰,肌肤相亲,滑腻的触感,有点温凉,还可以闻到沐浴露的清香,很舒服,好想伸手抱住,意识到心底的想法,黄少天一惊,连忙退回自己的位置。


 


王杰希转身过来,看着黄少天。


 


“那个,我这边,你那边比较凉快,所以……”有点结巴,黄少天不知道该怎么才能解释清楚为什么他会靠王杰希那么近,在床上。


 


“不要老是动来动去,越动越热,赶紧睡觉。”


 


没等黄少天组织完语言,王杰希直接打断,然后闭了眼。


 


转过身,背对着王杰希,黄少天有点心乱。


 


脑子里忽然闪过表妹跟他安利过的一些bl漫,以及网上各种腐段子,黄少天忽然觉得整个人都不好了,但是没让他想到的是更加毁三观的事情还在后面,就在拼命压抑着脑子里乱七八糟的画面的时候,他清晰的感觉到他身下某个器官不知羞耻的抬头了。


 


这都是什么乱七八糟的啊啊啊啊啊啊啊!怎么会这样啊啊啊啊啊啊!我有喜欢的学妹啊啊啊啊啊!一定是因为王杰希皮肤保养太好太像女孩子的原因啊啊啊啊啊!


 


不敢转身,于是即使腰酸背疼,也依然僵硬的侧着,克制住左右手下去帮忙的冲动,在一片混乱中黄少天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梦里,好像看到了王杰希。


 


第二天早上起床,黄少天是被热醒的,睁开眼,王杰希早已起床,身下不知道什么时候盖了一条小毯子,感觉身下粘腻都热出汗了,黄少天直接撩起毯子。


 


让他感觉到粘腻的不是汗液,而是另一种体液。


 


想到昨晚梦境里唯一记得的身影是王杰希的,黄少天很悲愤的对着天花板比了个中指。


 


“靠!”


 


晨练回来的黄则岐回来刚好听到孙子惊天地的感叹,扶额。


 


现在的年轻人啊,大早上的就开始打游戏。


 


8


 


自从发现自己那晚对王杰希各种不正常反应后,黄少天有些心烦意乱,游戏PK场里因为失神连输了好几把,心不在焉的有些郁闷。


 


一起组队玩网游的舍友宋晓发现了不对劲,来了条慰问的消息。


 


想起宋晓是话剧团的团长,黄少天灵机一动,爆手速问了问关于他们社团组织出去玩的事情怎么样了。


 


这一问,宋晓就猜到了端倪,黄少天一直对话剧社一妹子闻雯有兴趣宋晓是知道的,只是平时虽然话飚起来谁都插不上嘴,但是在闻雯面前却是口拙的可以,这大概就是爱吧,宋晓私心这样想着,尽管黄少天从来没承认过。


 


宋晓:还没定呢,很多人暑假有事,不太好聚,只有四五个人,据说黄少现在在山清水秀处徜徉,要不要带着兄弟们一起飞~


 


黄少天:滚滚滚滚滚,什么徜徉,那叫发配!不过你们倒是可以来,那个,她来吗?


 


宋晓:谁


 


黄少天:你是不是想在PK场里被小爷给虐哭!


 


宋晓:调戏两句都不行,她来的,怎么样,包吃包住?


 


黄少天:包,你们赶紧来。


 


宋晓:哟~这么着急见妹子,大夏天的也思春?


 


黄少天:靠靠靠靠靠靠靠靠靠,什么叫思春,我这是作为一个热情好客的学长友好地对待学妹!


 


9


 


黄少天喜欢闻雯,至少在这个暑假开始前,黄少天对于这件事情都是确认的。


 


那天早上知道自己在梦里对着王杰希射了之后,本来就浮浮躁躁的黄少天怎么会坐得住,急需妹子来确定他的性取向,当然他也偷偷在房间里试着撸过A和G,证明他只对前者有感觉的,但是当他又在靠近王杰希并确认自己有点疑似脸红火烧的小鹿乱撞的悸动之后,黄少天觉得自己可以站在太阳下面,让自己彻底凌乱一下。


 


每天n条消息催促着宋晓赶紧带团出发,黄少天形迹可疑的躲避着和王杰希独处。


 


10


 


当宋晓一行人热热闹闹的抵达的时候,黄少天才悲催的发现他忘了帮他们订房间了。


 


“跟我走吧,我帮你们订好了。”


 


本来只是来车站充当体力劳动工的王杰希开口了。


 


知道黄少天的同学要来,王杰希早就做好了所有准备。


 


本来尴尬在一旁的黄少天立刻如获大赦,看着王杰希,感觉他的背后都好像生出了一对翅膀。


 


11


 


小镇不是什么热门的旅游景点,但是到底还是有一些古迹,而且因为还没发展起来,除了一些自驾游,反而清爽干净。


 


当初只是想要催着宋晓带妹子来确认自己的性取向,还真没考虑过让他们过来玩什么。


 


于是,现在看着王杰希比他更像是个主人的样子,带着一行人走过古老的城墙角,比他更加熟悉的介绍着原本是他自己的家乡,一字一句,诉说着一段段的过往,好像那些时光从未散去,因为仍然有人记得,所以那些曾经依然活着。


 


12


 


“妹子给你带来了,你不主动点,难不成还要妹子主动,黄少,我可是好人做到尽了”,宋晓用肩膀顶了顶黄少天,眼神示意他闻雯就在前面。


 


闻雯这时候正站在王杰希身侧,和另外一个女生认真听着王杰希这临时补课的导游讲解着。


 


“据说两家本就是世交,两家的一对儿女从小便青梅竹马,儿时戏言日后要结为夫妻,只是后来男方家因为一些事情举家搬迁到外地,后来那公子回来,而乡绅家的小姐早已嫁作他人妇,众人以为童言皆为戏言,只是那些都是以为罢了,古人重然诺,即便少时似懂非懂,也当懂得,若非心里的喜欢,又怎么会立下誓言不离不弃,只是一切都太晚,怨不得谁,公子后来离开便建了这座离亭,当然,这个故事还是前几天我从这边的老人口里得知,书本上并没有任何记载,大概是提醒人们不管干什么都要抓住时机,顺从心意,否则徒留一人空悲切吧。”


 


王杰希有些感慨的说完这段并不存在于书页上的故事,转头看向黄少天的方向,顺着黄少天的目光,看到了闻雯。


 


眼前闻雯和王杰希靠的近,从黄少天的角度看,几乎手都要贴着手,忽然不知道哪里来的火气,没处发泄,正撞上宋晓送上门。


 


“你很烦啊知不知道,什么主不主动的,平时怎么没感觉你烦来着,我先回去了,你们随意吧。”


 


说着,黄少天转身径直离开了。


 


被无缘无故当作了出气筒的宋晓有些郁闷,难道他这助攻还不合格?


 


走在回去的路上,黄少天觉得自己的火气大得出奇,而更让他冒火的是他自己,因为他对于王杰希对闻雯很亲近这件事情,而感到全身上下每一个器官都叫嚣着不爽。


 


不是应该对于闻雯对于别人亲近而不爽吗。


 


心中的酸味快要泛出来,可是却是对王杰希的占有欲而引发。


 


13


 


黄少天回去之后,黄则岐正坐在后院看着报纸,只见自家的大孙子一个箭步直接冲上二楼,风风火火。


 


“啧啧,又闹什么幺蛾子。”


 


摇摇头,继续接着看报纸。


 


14


 


宋晓他们住在旅馆里,在王杰希带了他们几天之后,就已经对这个不大的小镇情况基本熟络,两个女生都是艺术学院绘画专业的,本来就打着出来采风的心思,小镇的风景还保持着当年的古朴质感,于是事先跟王杰希打听好了地方,每天基本一早趁着初晨温度不是很高,就出去写生了。


 


男生们自然是要睡到日上三竿,宋晓看出来黄少天的不对劲,想了想,本着作为舍友有义务助攻脱单的责任感,以及看了看时间觉得可以顺便蹭一顿饭的福利上面,随便收拾了一下,就往黄少天家里走去。


 


走到钟表店门口,就看到黄少天没精打采的坐在一个小木凳上,洗着菜。


 


“哎哟我去~我不会是还没睡醒吧,黄少,你这是在贤妻良母的技能养成时!?”


 


“滚滚滚滚滚,小爷我现在烦得很,你哪来的回哪去,洗菜怎么了,没见过人洗菜啊,你别告诉我你在家你妈没叫你干过家务,上次在你行李箱里翻出来的围裙你以为我没留证据么,告诉你照片都在云上,你要是再烦我,分分钟给你po到校内上去。”


 


“那照片你不是告诉我删了吗,黄少,做人不能这样,我这过来不也是出于革命同仁的伟大友谊么,看你脱光路上坎坷不断,我是来提供帮助的。”


 


宋晓一脸真诚,黄少天狠命的蹂躏手中的菜叶子。


 


“我说,咱哥俩什么关系,到底怎么回事,妹子我给你带来了,大好时机啊,该上就上啊,同志!”


 


一听到“同志”两个字,黄少天像是被踩到了尾巴,一下子就跳起来。


 


“靠靠靠靠靠你才同志,我真是后悔喊你来了,还不如我一个人自己琢磨。”


 


“少天,菜洗好了没有,快要十一点了。”


 


这时候,王杰希从门内探出头,一脸询问以及一脸心痛的看着黄少天手里被捏烂掉的菜叶子,皱了皱眉,走上前,从黄少天手中拿过一片蔫掉了的菜叶子,看着眼前像是小孩子做错事情的黄少天,低着头看不到表情,本来想要催促的话最终没有说出口。


 


叹了口气,还真是和小时候一样咋咋呼呼的,看来,以后洗菜也要手把手的交才好。


 


弯下腰拿过小面盆。


 


“既然你同学来了,你先招呼他好了,菜我来洗。”


 


一听,顿时,黄少天红了脸,有些嗫嚅。


 


“不用了,马,马上就好……”


 


说着就上去抢过王杰希手里的面盆,抱着个盆站在门口的台阶上,嘴唇微抿,有点委屈的样子。


 


王杰希忽然莞尔,忍不住伸手拍了拍黄少天的肩头。


 


“那好吧,我等你。”


 


说完,王杰希就进了屋。


 


黄少天也大爆手速很快洗完了菜,尽管脆弱的蔬菜们表示已经全身粉碎性骨折,但是没人听到,将水盆里的水甩干,黄少天抽搐了一会儿,选择直接无视直愣愣站在门口的宋晓,直接进了后院的厨房送菜去了。


 


留在门口的宋晓,在电光火石之间觉得脑子就要炸裂。


 


卧槽,黄少你脸红什么啊,卧槽,黄少你说话风格不对啊,卧槽,黄少你这一脸的娇羞为什么让我想起了我的初恋啊,卧槽,黄少你整个人都不好了啊,卧槽,黄少你让我也整个人都不好了啊,卧槽卧槽卧槽卧槽卧槽……


 


黄少,为何你给我一种你在恋爱的感觉。


 


话说,刚才王杰希和黄少天站在一起的时候,为什么我有一种冲上去要祝福的感觉。


 


这到底是世界的错,还是我的的错,不,这一切都是时臣的错。


 


当内心的弹幕挡满了整个屏幕后,宋晓终于意识到有什么微妙气氛,感觉隐约知道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决定先保持沉默,一言不发的看着黄少天把菜上的水沥干,然后走进屋,坐在饭桌旁,安静消化着他刚才可能猜到的事情,顺便等开饭。


 


15


 


于是,一顿饭吃的让宋晓有些后悔。


 


因为,坐在他旁边那乖巧到诡异的黄少天绝壁不是本人。


 


我可以要求退货吗!


 


宋晓心里爆发的嘶吼也只能梗在喉咙边,出口只剩下沉默。


 


16


 


到了下午,宋晓终于有机会抓到黄少天。


 


“说吧,坦白从宽,抗拒从严。”


 


“……”


 


“跟我玩沉默,黄少,咱好歹是高中三年加大学到现在五年上下铺的关系,以为我看不出来,当初你对闻雯起心思要不是我提醒你,你估计到最后都不会知道。”


 


“你都知道了,还问我,还是说,你有经验。”


 


黄少天有点自暴自弃,微妙的小心思憋在心里难受,可是,又能和谁说。


 


“我靠,是真的?”


 


“宋晓,以前没觉得你八卦啊,真的假的我都认了,不服来战吧。”


 


“不是,你误会我了,我就是想问问,那你们……”


 


“没有,我单方面而已……”


 


“哦,那你打算?我看王杰希对你蛮好的。”


 


“哼,他对每个人都蛮好的,对你也蛮好的,你说你说刚才他是不是还帮你盛饭的。”


 


“我去,吃醋不该吃到我头上吧,那什么,那你打算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他是个男的啊。”


 


黄少天有点郁闷的托着腮。


 


“看你这一副思春少女的样子,哥们指点你一下,不管男女,你都要勇敢的上前追啊!你看闻雯,当初你还挺喜欢她的,结果你一直暗恋,现在好了,都不喜欢了,所以,要抓紧时机。”


 


“谁特么少女思春,宋晓我看你是活腻歪了,唉,要不然还是暗恋好了,说不定等我喜欢上别人就好了。”


 


“哥们儿,看不出啊,你说你,怎么那么怂。”


 


“滚滚滚滚滚,你说谁怂,你又不是我怎么知道我烦什么,说的头头是道,你也喜欢过男的?”


 


“还,真没有,可是万一你要是一直喜欢他呢,就我个人对你的了解,当初你喜欢闻雯的时候虽然有异常,但是还是比现在正常多了,所以,我估计如果你选择等自己把这心思退了,时间上,不太好说。”


 


17


 


这种事情果然告诉别人也没有用的。


 


如鱼饮水,冷暖自知。


 


黄少天忽然想起了陆妈妈那段时间总是看宫廷剧,然后天天像是个古典哀愁的仕女一般念叨着这八个字。


 


现在想想,虽然矫情,但是意思到了。


 


好烦好烦好烦好烦好烦。


 


越来越不敢直视王杰希的脸,睡觉的时候也总是离很远,不会再打着赤膊大大咧咧的不小心擦过王杰希的后背,王杰希洗完澡赤着上身出来的时候会迅速扔过去一件短袖体恤,喊着赤身裸体有伤风化。


 


虽然有时候会暗搓搓的坐在楼梯上,捧着个电脑假装自己很忙,然后透过扶梯的间隙看着那个人安静伏案的侧影,映在地上的影子被夏日时光渐渐拉长,不知不觉,一个下午就这样悄悄溜走。


 


睡觉的时候,只有在王杰希翻过身的时候,黄少天才敢转过来,两个人向着同一个方向,黄少天看着王杰希,以往的燥热不安好像也消失了,心底一片清凉。


 


18


 


你大概永远都不会知道,我曾经在这样的夏日,这样安静的一隅,这样的注视过你。


 


19


 


原定一星期的社团游很快到了最后一天,黄少天坐在宋晓的床上,翘着二郎腿。


 


“你要不要帮我收拾收拾,黄少?”


 


“你说呢,你看我有那个打算吗,我告诉你,那件事你不许回去乱说,要不然我把你杀的血都不剩,听到没有。”


 


“呵呵,我觉得我真的是个好人,尽管你这么对待我——你最忠诚可靠的兄弟,我还是觉得有必要提醒你,刚刚你来之前王杰希来过,被闻雯叫走了,你要不要……”


 


话没说完,黄少天就跳了起来,冲出了房门,没过一会儿又跑了回来。


 


“他们不在房间,在哪里。”


 


见惯了黄少天没心没肺的样子,这么心急还是第一次见,宋晓忽然有一种农奴把身翻的扬眉吐气。


 


“要不要,求哥告诉你?”


 


“靠靠靠靠靠,宋晓你趁火打劫大丈夫!对兄弟这样么薄情寡义,小心和你左右手过一辈子,不行不行我一定要把你的围裙po到网上去……”


 


黄少天一听,嘴里叽里咕噜的,一副义正言辞的进行着对宋晓灵魂和人格的强烈谴责和声讨,宋晓本来就是开玩笑,而且已经赢了一局,也不再为难。


 


“不就开个玩笑吗,看你急的,就是那个,我们第一天来的时候去的那个什么亭子,叫什么来着……”


 


黄少天哪里有心思听完,拔腿就消失的无影无踪。


 


20


 


隐约在远处看到了人影,黄少天却不敢冲上去,只能慢慢靠近。


 


早上九十点钟的光景,离亭旁的树木成荫,斑驳在远处的人影上,找了一条隐蔽的近道,绕到了离亭后,借着繁杂的树丛作为保护,黄少天紧张的进行着偷听这项伟大的工程。


 


“我,我对那天你说的那个故事一直很感兴趣,觉得很美,很可惜。”


 


“是吗,如果不可惜的话,大概也不会有这座离亭了。”


 


“我们,下午就要走了。”


 


“路上小心,少天在学校麻烦你们照顾。”


 


“我和黄少天学长其实不是很熟悉,我,我其实是想说。”


 


深吸了一口气,闻雯抬起头看着王杰希。


 


“你那天说人要顺从心意,否则到头空悲切,所以,我想,我的意思是,可以留个联系方式吗,我很喜欢你。”


 


沉默好像持续了很久,闻雯的手都在发抖。


 


“我们不过认识一个星期不到。”


 


“我知道,我不是要求你什么,我们可以慢慢来的。”


 


女孩子本来就脸皮薄,闻雯觉得羞涩却不后悔,拿出了她所有的勇气,想要争取。


 


“如果只是普通朋友,我可以同意,但是,更多的,不可能的,如果你同意,我可以留给你联系方式。”


 


“为什么,如果你现在对我……我可以等。”


 


“不是你等不等的问题,我有喜欢的人了。”


 


我有喜欢的人了。


 


一句话,冲进两个人的心里,明里的闻雯,暗里的黄少天。


 


等黄少天回过神,闻雯已经不见了,只剩下王杰希站在离亭的台阶上。


 


“还要躲多长时间。”


 


啊,这句话什么意思,对谁说的,黄少天觉得腿有些发软。


 


“黄少天。”


 


意识到王杰希真的在对自己说话,脚下因为站久了,有些哆嗦的从离亭后面绕了出来。


 


“坐下。”


 


“啊,哦。”


 


处于当机状态的黄少天乖乖的听着来自王杰希的每一个指令,该问的比如你怎么知道我在后面之类的问题通通没有问,还有最具有个人特色的话唠语体也全部被咽回了肚子。


 


然后,就看到王杰希蹲了下去,手直接覆上了黄少天的小腿,立刻火就烧到了脸上,赶忙弯下腰,用手挡住自己的小腿。


 


瞪大了眼睛,和王杰希对视着。


 


“你,你干什么。”


 


嗤笑一声,王杰希起身。


 


“光明正大出来不好吗,躲在草丛里,被虫子咬了那么多包,走吧,跟我回去,给你抹点清凉油。”


 


“你,你管我,我乐意被虫子咬,关你什么事”,有些窘迫,黄少天大脑飞速运转着想要转移话题,“你刚才说你有喜欢的人,我怎么不知道你有女朋友了,都没看到你跟她联系啊,我说你这个男朋友当的也太不称职了吧……”


 


“走吧,少天。”


 


我天天和我的喜欢的人进行着同一屋檐下的日常,可是到现在他都不明白我对他的心思,有点心累呢。


 


不过,他的各种反应,真的好有意思。


 


21


 


低着头跟在王杰希后面,黄少天真希望他能够马上消失不见,看着脚下的路,有点郁闷。


 


因为心思游离在别处,没注意到王杰希停了脚步,忽然“砰”的撞上坚实的后背,王杰希的后背,黄少天顺手摸了摸鼻头,只感觉火辣辣的疼,连日来的烦恼一齐爆发出来,脸眼眶都有点红。


 


“靠靠靠靠,王杰希你怎么走路的,怎么突然停下来了,撞到人很疼的,你真的好烦啊好烦啊你知不知道,你说你好好的呆在国外不是挺好的,干嘛非要回来,回来就算了,跑过来跟我爷爷学什么修表,你还能再无聊一点吗,你无聊就算了,那么多人招学徒你干嘛不去,到我们家,我看老爷子完全把你当保姆使啊你知不知道,还有就是你一来,我的床就变小了好不好,我一直喜欢滚来滚去的睡啊,你一来我整个人都很烦啊好不好,我说你怎么……”


 


突然停住了抱怨,因为王杰希低头吻了他的嘴角,很快很轻,回过神的时候,仿佛好像什么都没发生,眼前王杰希依旧含笑耐心的听着他抱怨。


 


“刚才,刚才你做了什么。”


 


不会自己真的幻觉了吧,应该不是的不是的不是的不是的。


 


难道真的是幻觉?靠靠靠靠靠靠靠!


 


“这样?”说着,王杰希又侧头吻过了刚才的位置,轻如蝉翼,如此靠近,黄少天觉得他已经可以数清王杰希的睫毛了。


 


感到左手被王杰希握住,被扣上了什么东西。


 


抬手一看,是一块样式简单的手表,金属对扣的表带,刚好卡的手腕处,不松不紧。


 


“我亲手做的。”


 


信息量太大,黄少天不知道该先问什么,按照顺序,大概应该先问,你为什么刚才要亲我。


 


可是,这种话直接问出来真的不会太耻吗?


 


看着黄少天一副欲言又止,王杰希轻笑出声。


 


在黄少天呆愣之际,右手自黄少天的脖子,扣住黄少天的后脑勺。


 


“做到这样还不明白吗,还要我怎么说你才清楚,想要听我喜欢你还是我爱你。”


 


如果到这个份上还不明白,那直接可以在脸上贴上三个大字——注孤生,显然黄少天还是有追求幸福的的资质的。


 


靠靠靠靠靠,原来这货喜欢自己,那刚才他说有喜欢的人就是自己咯,忽然很想跑圈啊!可是,那之前自己跟个傻子一样的纠结是要闹哪样啊!


 


觉得自己有点被戏耍,委屈加上懊恼混杂,黄少天一不做二不休抱住王杰希啃了上去。


 


没有经验的亲吻,带着毛头小子的不知轻重和莽撞,急促的在对方的唇齿间想要攻城略地,急躁的欲望,最终被王杰希主导,化为缠绵悠长的亲密。


 


22


 


到车站去送行,宋晓直接发现黄少天满脸桃花,黄少天也不愿多做掩饰,但是处于甜蜜期也不愿意跟除了王杰希意外的人多啰嗦,于是只给了宋晓四个字。


 


“在一起了。”


 


“卧槽,你这速度简直了,兄弟我简直五体拜服啊,这么说,宿舍里就剩我一个团员了,黄少你这次脱单成功,等开学要不要请宿舍哥几个搓一顿庆祝一下。”


 


“你怎么这么罗嗦。”


 


我居然被黄少天嫌弃啰嗦!


 


于是宋晓带着悲愤的心情上了车,离开了。


 


23


 


回到家,黄则岐在邻居家切磋象棋。


 


黄少天美滋滋的又摸出了手表,然后发现,手表的指针是静止啊!


 


“靠靠靠靠靠!王杰希!你居然我送我一个坏掉的手表,还是你根本没认真学,根本没做好啊。”


 


“那是一块机械表,我没上发条,那上面静止的时间,停在我刚才第一次吻你的时候。”


 


我只知道


你的手心很暖


我不会放开


直到时间尽头


 


 


番外1


 


问:他很会说情话,我总是脸红心跳,该怎么反击,在线等~~~~~


 


热心网友:求花式秀恩爱放过单身狗,保护动物,人人有责!


 


那一年满地菊花:可以问一下楼主的性别吗,我的第六感告诉我有八卦~


 


               回复 那一年菊花满地:男的


 


               回复 夜雨声烦:我就知道,这美好的大同世界,yooooooooo~


    


大神的腿部挂件:这美好的大同世界,yoooooooooooo~


 


落羽成殇:这美好的大同世界,yooooooooooo~


 


世界充满爱:这美好的大同世界,yooooooooooo~


 


夜雨声烦:到底有没有人回答我的问题/(ㄒoㄒ)/~~


    


          回复 夜雨声烦:感觉楼主是很可爱的男孩纸呢,男票这么会说话,恋爱史一定很甜吧,求撒糖~


 


          回复 夜雨声烦:求撒糖+身份证号


 


关了电脑,黄少天心塞塞。


 


番外2


 


小时候,两家的家庭聚会。


 


陆妈妈:“小天天,你喜不喜欢任阿姨啊?”


 


黄少天:“喜欢,我长大要娶任阿姨。”


 


陆妈妈:“那怎么可以,任阿姨已经嫁给王叔叔了,你只能一个人咯。”


 


黄少天:“呜呜,不行,那我,那我还喜欢王杰希哥哥,我要和他结婚!”


 


陆妈妈:“噗!真的嘛,你真的想和你王杰希哥哥结婚?为什么啊?”


 


黄少天:“嗯,因为王哥哥对我可好了,我要他以后一直对我这么好这么好。”


 


陆妈妈:“可是那也要你王杰希哥哥同意啊。”


 


说着,小黄少天扑通扑通跳着跑到一本正经的小王杰希面前,看着眼前这个小弟弟,王杰看


了看任珂然,之间妈妈只是微笑的看着他。


 


黄少天:“哥哥,你以后和我结婚好不好?”


 


眼前奶声奶气的小黄少天,嘟着个包子脸,眼睛吧嗒吧嗒看着王杰希。


 


王杰希心里想了想,对于结婚他是怎么理解的呢?


 


结婚,大概就是两个人可以永远在一起,开开心心的生活在一起吧。


 


可以答应和黄少天结婚吗?自己很喜欢这个小弟弟,不想看到他受别人欺负,虽然弟弟调皮了一点,但是好像自己说的话他还是听的。


 


真的,愿意和他永远生活在一起吗?


 


“好的,我们以后长大就结婚。”


 


番外3


 


其实自己一直有在关注那个少年的成长,比自己想象中的更加在意。


 


王杰希一直非常清楚自己要什么,性格沉稳,从小就和其他一般的小孩子不一样,他会对他的行为负责,只要是自己经过认真考虑之后做出的承诺。


 


也许在别人眼中只是童言无忌,但是王杰希一直都记得,出国之后,和黄少天的联系很少,节假日会有简短的祝福,有时候王杰希也会怀疑那大概真的是儿时的戏言,可是他在意不了别人,于是,他决定要把诺言一步一步变成现实。


 


只是两人相隔甚远,那么很简单,和他住在一起。


 


也许只有他记得小时候玩笑般的诺言,那么没关系,他可以等。


 


后来黄少天问他什么时候喜欢上他的,其实他也疑惑,没有特定的时间点,从小的执念慢慢长大就变成了事实,很神奇的事情,完全没有逻辑性,但是又有什么关系,他只知道他到现在都愿意和黄少天一起生活,愿意去照顾他,有冲动去抱他,去亲吻他,知道黄少天在意别人他会生气会别扭,尽管不作声色,直到知道黄少天对他根本掩饰不了的在意,他觉得很开心。


 



评论

热度(58)

  1. 暴力倾向苏璟琛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