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力倾向

自作孽不可活

【周黄】此生有幸 (上)

重发
为防止我懒癌又犯=、=提前断个后路

跟@梦想是检察官的苏苏   借的设定
就是道士小周✕狐狸黄这个设定
私设如山
起名废
ooc

       周泽楷推开窗,寒风席卷进屋,窗外白雪皑皑一片,拱门前的那株梅树花意正浓,点点红梅映衬着暗红的拱门,偶然飘落两片雪花,落入湖中与沉寂的湖水融为一体。湖面有一个小亭,曲折的回廊延伸至一片白雾之中。

       他负手而立,凝望着窗外,莫名生出了想要出去看看的心思。回身走回书案边从桌上的一摞纸中抽出一张符纸,执笔沾了朱砂在纸上画了符,随手一弹。

       符纸飘到半空微微抖动了一下,金光大放化作一道道金色的光点冲向屋中四壁,融入屋子内。

      周泽楷放下笔,正好一只纸鹤从打开的窗子冲了进来,落在书案上,他皱了皱眉,还是打开了那只纸鹤。

       上面写的内容大致是他的挚友江波涛说蓝雨山的山主邀请轮回微草的人前去蓝雨一聚,蓝雨山新酿了一种酒,酒名夜雨声烦。

       周泽楷好酒,特别是素有“天下好酒,尽出蓝雨”的蓝雨山酿制的酒。当然…仅限于现任蓝雨山主亲自酿的酒。

       其他的……据孙翔说,谁知道桃花酿是不是那群桃花妖拔了几根头发再倒点洗澡水封个十来年弄出来的,那梨枝醉就是一群梨树每人哦不每妖从身上摘几朵花再扔点别的进去,混合混合沉淀沉淀就完事的,谁知道那别的东西是啥?

       孙翔说的不无道理…因为曾经有位嗜酒如命的道长去问了杏芳酒的酿法,回来之后面色古怪,再也不肯沾一滴杏芳酒。

       若是有人提及,那位道长则是一脸痛苦,连连摆手道莫要再问。

       唯一以正途酿酒的人便只余了现任蓝雨山主,喻文州。可惜若非有什么事,这位山主也不愿动手酿酒。

       如今蓝雨山主又酿了新酒…思及此,周泽楷便有些心热。自腰间储物袋中招出仙剑,乘风而去。

       不过一时,周泽楷便到了蓝雨山前,正欲走进山门,忽地眼前出现一抹亮色,火红的团子一路磕磕绊绊的走着,看样子分明是只刚出生不久的赤炎九尾狐,看着那只团子一步一甩走的艰难,周泽楷不由眼中透出一层淡淡的笑意。

       “噗”突兀的笑声在此时寂静的山林中无比突兀,团子一惊,脚下一滑,咕噜噜的滚到周泽楷脚前。

       小团子晕晕乎乎的爬了起来,甩了甩头,试图让自己清醒点。周泽楷蹲下身,一手捞住它的肚子另一手托住火红的尾巴抱了起来,小团子晕了好一会才反应过来,就是现在抱着它的这个人害它从楼梯上滚了下来。

        气的咬住周泽楷的手指却发现自己软软的牙床上也才有乳牙冒了个尖,根本咬不痛人,呸呸呸的吐出周泽楷的手指,冲着他凶狠的叫了起来。

       奶声奶气的狐叫完全没有威慑力,反而显得它像是在撒娇一般。周泽楷只觉得心中柔软一片,揉了揉怀里的小团子,把炸起的毛顺下去,乌黑的眼睛认真的注视着团子浅金色的眸“抱歉…不是…故意的。”

       团子愣了一会,突然用软软的爪子拍了周泽楷一把,转身把自己埋在了柔软蓬松的尾巴里,一副生气的样子。周泽楷一时无法,试探的向指尖注入灵力递到团子面前。

       然后便看见团子动了动,小巧的鼻子嗅着灵力的方向,毫不犹豫的一口叼住了他的手指。吸取灵力还不时发出满足的呼噜声。

       团子也有分寸,吸取了一会灵力就停下了,心满意足的眯起金色的眼睛,将自己团成一团,就在周泽楷怀里睡了。

       正好微草的王杰希也到了,淡定的看了一眼那只团子,同周泽楷一起进了山门…

       到了蓝雨山的核心蓝溪阁,蓝雨山主喻文州早已坐在主位上了,周泽楷怀里的团子动了动鼻子,闻见了熟悉的味道从周泽楷怀里窜了出来扑进了喻文州怀里,喻文州笑着接住小团子,顺着它背后的毛。

       “没想到你们已经见到少天了,刚好也不用我派人去找了”他顿了顿,“这是少天,新酿的夜雨声烦便是为他而酿,天赋极好,我派人找了叶神,确定了他未来的修行方向。”

       闻言,王杰希也转过头盯着那只叫少天的团子眼中笼罩了一层淡淡的绿光“天生的剑客”他开口,喻文州笑得更开心“连王宗主都这么说了,看来叶神没骗我”

     “啧…哥的仙品有那么差么?”门口传来有人不满的声音,团子抬起头,看见一个背着伞,手里拿着一杆烟的人进了门。吊儿郎当的态度有点眼熟…团子眯起眼。

       “抱歉,实在是叶神上次的玩笑开得有些大,事关蓝雨。”喻文州微笑,“毕竟一声不响就把我们前门主骗去飞升了,我们蓝雨还是有些记仇的。”

       “咳……手残你这就不厚道了,哥也是因为实在缺人手啊”猝不及防被烟呛了一口,来人理直气壮的解释。

       “叶神还记得当初被吓到沉睡的那只小狐狸么?”喻文州笑眯眯的又提了一句,举起了手中火红的小团子,团子配合的冲着那人呲牙,一副凶狠的样子“这么算下来,叶神还是该给我们些补偿的。不然,叶神也看见了,少天可不答应。”

       被称为叶神的男人无奈的摇头“知道了知道了,手残你心越来越脏了。”

       “比不得叶神”两人一来一往的说着,周泽楷抿了口茶水,眼睛一直看着那只小团子,王杰希老神在在的喝着茶偶尔捻起一块糕点。

       “好了,人都来齐了”喻文州一挥手,每人桌上出现一套素金绘鱼的紫砂壶器具“先以清茶漱口,在行品酒吧”

我真的不是在挖坑埋自己么OTZ

稍微修改了一下,主要是我懒癌犯了好久没想起来更新。有点忘了,看的时候还一直特诧异,这真的是我写的????

评论(2)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