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力倾向

自作孽不可活

【周黄】死神见习生 part3(end)

嗷嗷嗷嗷时隔很久还是忍不住翻出来重温,真的超可爱!!!!!表白太太!!!!!

爱喝咖啡的猫:

搞完!

===========================

黑色的长靴踏在澄亮的地板上,一步一步朝前迈进。


嘣——嘣——嘣——


封印解开的声音连接不断地传来。


周泽楷保持着步伐穿过长廊。随着封印解开,他的样子看上去也慢慢起了变化。柔顺服帖的发如同被风吹过一般不羁地飞扬起来,两只角从发丝里一圈圈旋出来。风衣的扣子散开,露出里面轻薄的白色衬衫。风衣的衣摆在他身后轻轻飘起,越拖越长,如同从他背后延出一对巨大的黑色长翼。那轻飘飘的翼翅飘动翻滚着,恍然间又翻滚出无边无际的荒茫之火。


周泽楷在走上台阶,在一把椅子上坐下来。


解开束缚的感觉十分惬意。他闭上眼睛靠在椅背上,尽情舒展自己,表情如同一朵在阳光下愉快地开放的小花。只不过这里是地狱,空气都是血与火的红色,充斥着硝烟的味道。而他那羽翼一般的荒火在他身后铺展开,燃烧跳动着覆盖了整条长廊。


殿堂足有上百米高,里面空荡荡的。不一会,地震般的轰鸣声响起,两道顶着天花板的巨大影子在周泽楷对面的墙上浮现出来。


一个女声响起来:“哦哦哦,亲爱的小泽楷,你回来啦!”


周泽楷睁开眼睛,脸上浮现出乖巧的微笑:“父亲,母亲,我回来了。”


另一个更加高大的影子——大概是父亲——沉默地点了点头。而他兴奋的母亲则朝他弯下腰来:“让我看看。亲爱的,你长大了不少呢!”


“嗯……”其实和他父母比起来,他显然还太小只了一点。


周泽楷顺着母亲点了点头,又问:“突然叫我回来,有事?”


“啊啊啊是这样,你看你当那个什么见习、见习生的,也有一段时日了,你觉不觉得到升级的时候了?你看,我们弄到了你现在直属上级的行程单!”


“呃……”


“让我看看,”他母亲的影子像是在看着什么字条,高兴地念着,“他在——白骨森林,啊,就是现在!来来来你想怎么做?你可以选择1做掉他;2贿赂他;3用美色引诱他;4用爱感动他……”她停了一下,朝一个方向转过头去,“我亲爱的管家,方明华!方明华!这第三、第四条是怎么回事?”


一个声音从远处飘来:“这主意不好吗夫人?”


“不好!非常不好!你最近到底在看什么书?!”她生气地喊,又朝着自己的儿子再次弯下腰来,“我还是比较喜欢1做掉他!2做掉他!3做掉他!4做掉他!怎么样?你比较喜欢哪一个?”


“……”周泽楷沉默了好一会,“还不想升级。”


空气里安静了一会。


他的母亲直起身体,声音变得严厉:“我们当初不是这么约定的!你可是家中的独子!独子!家族的责任呢?!”她的咆哮让巍峨的殿堂抖了抖,细小的石块簌簌地往下掉。


“……”


周泽楷抿着嘴看向自己的父母。


“人间好玩吗?”他一直沉默的父亲忽然问。


“嗯。”周泽楷开心地点了点头。


“啊,这样啊。”他的母亲立刻说,“那好吧。”


周泽楷对母亲态度的转变显然一点也不吃惊,但还是有些抱歉地说:“那个,家里,是不是有事……”


“啊没事啦,我们再去生一个好了。”他的母亲随随便便地说,“哎呀还管什么家族责任啊,自己活得开心最重要了,要不做恶魔还有什么乐趣?”


“……嗯。”


“啊对了!”他母亲忽然又说,“你晚点回去吧,明天有你表弟的粉丝会呢!”


周泽楷表情立刻有些僵。


他的母亲还在自顾自地说:“噢那些粉丝真是太热情了,又给他写了许多新歌,一定要他去听。啊对了,他们还说也给你写了许多新歌……啊我们家族还是如此受欢迎真是太太太让人欣慰了。”


“呃……”周泽楷此刻表情已经可以用惊恐形容了,“不去……行不行?”


“啊?为什么不去啊?有你表弟在你怕什么。哦哦哦不用担心,这次献唱的是真正的歌手!真正的!是西海的塞壬呢,绝对不会发生上次那种一个高音轰掉半边剧场的事的哈哈哈。不过说起来其实我挺喜欢上次那个呢,那时的气氛多棒啊……”


“……”


地狱今天的画风,也还是一如既往地随便着。


 


 


黄少天回到人间已经好几天了。


听到钥匙声,他叼着牙刷从厕所里探头出来看了看。大门依然紧锁着,那刚才在外面掏钥匙的应该是同一层楼的邻居,已经叮叮当当地从门外走过去了。


他又瞟了眼黑漆漆的卧室,把头缩回去,吐了嘴里的泡泡,洗了把脸走出来。


他在人间的住所是两室一厅,和周泽楷合租的。老实说黄少天搞不清周泽楷干嘛要跟他合租。他当然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合租。作为一个天使,一个苦逼的天堂公务员,他那点薪水实在是太可怜了。天堂才不管他们,天堂的说法是,生而为一个天使,你已经有富饶的精神了,还要物质做什么?


这句话也可以理解成,生而为一个天使,已经注定了你这辈子就是个穷逼。


在这种条件下,合租当然比独居要划算得多。


当然还有一个原因,天使对恶魔多少是有着监督责任的,能24小时贴身看着最好。


和周泽楷合租的理由,黄少天可以数出一二三四来,但周泽楷这么个有钱、有闲、毫无工作压力的家伙为什么要和他合租,他真是想不明白。


好吧,管他什么理由呢。周泽楷已经超过一周没出现了,他过去从没离开这么久过。其实想想周泽楷那人,平时还挺工作狂的。真是奇怪啊,黄少天搞不懂一个恶魔怎么干起活来这么认真。


算了,反正地狱那种随便的画风,产出什么样的人都不奇怪。


 


 


好吧,现在看来周泽楷可能真的不打算回来了。


黄少天不太想承认自己想周泽楷。这太诡异了,他想一个恶魔干嘛呢,而且周泽楷那人又不说话,存在与不存在到底有多大区别?


不过那家伙虽然不说话,但存在感真是十分强烈。现在房间里让他觉得有些冷清。


夜风穿过敞开的窗吹拂进来,黄少天打了个寒颤。


……


不对他是真的有点冷。


 


 


黄少天以前就抱怨过无数次,人类的身体真是太麻烦了。又怕冷又怕热又容易渴又容易饿。平时还好,天使嘛很轻松就能将身体调节到一个比较舒服的状态。但现在他处于“工伤”的养病阶段,所有能力被压至最低,完完全全就是普通的人类身体。


他发现自己开始怕冷了。


再床上翻滚了几圈还是觉得难受,刚躺下去不久的黄少天又爬起来了。他自己是没准备过冬的被子,回忆了下记得周泽楷那边装备倒是比较齐全。


呃,反正那家伙也不打算回来了,他一个地狱贵族,人间这点不值钱的东西想他也不会稀罕吧?


黄少天决定去周泽楷房间抱床被子回来。


 


 


周泽楷打开门时,正看见黄少天从自己房间里抱着自己的被子走出来。那小脑袋听见声音从高高的被褥后探出来,两个人就这么打了个照面。


“……”


“……”


空气里安静了一会。


——离家七天回来发现室友穿着睡衣在偷自己的被子。


周泽楷的脑波一不小心默默在地狱博客上刷了一条,接着又打了个小小的问号。


咔哒。


门口关上的声音打破了一室僵滞的安静。


“啊哈哈你回来啦!”黄少天跟突然接上了弦一样,干笑了几声,“怎么这次回去这么久啊我还以为你不想干了呢你出去太久了被子都霉了我帮你拿出来晒一晒……”


周泽楷瞟了眼窗外黑漆漆的夜空。


“啊啊啊总之回来了就这样吧,哪哪还给你!”黄少天把那一大床被子往他身上一塞,飞快地转身闪进自己房里,“我睡觉了晚安晚安。”


周泽楷抱着那一大床被子,搞不清状况地看着。


脑波自动刷新了下,立刻被刚刚自己发那两条下面汹涌的回复给吓到了。


——啊啊啊谁啊居然敢偷周泽楷大人的被子!砍死砍死砍死!


——X的我也好想偷周泽楷大人的被子!被砍死也值了!


——啊啊啊我也好想被周泽楷大人的气味包裹……


扫了几条,周泽楷吓得唰地把脑波切断了。


太耻了。


他有些呆地站在那,脸不自觉埋进松软的被褥里。


 


 


还是好冷。


明天还是出去采购吧。


黄少天躺在床上想着,忽然转过身。


周泽楷抱着被子站在他的床头,安安静静的。那被褥高高堆起来,看不到他的脸。


“你干嘛呀吓我一跳。”


“呃……”周泽楷偏头露出一只眼睛,“蹭床……”


“……”


这家伙今天怎么了?


黄少天翻翻眼,翻过身去背对着他,往床那边挪了挪:“随便你。”


周泽楷眨眨眼,利落地爬上床去,抖了抖被子,在躺下的同时把被子扯过来,盖住了两个人。


 


 


今天三界依然和谐。


 


 


---fin---


 


 


目前为止的一些设定:


 


关于天使羽毛:


天使羽毛可以延缓死亡,但并不能治愈。治愈属于特殊能力,某些天使或恶魔才具备。


 


关于吞噬:


天使可以通过吞噬负面能量来将其净化,但是吞噬的量和取决于自身一次所能净化的量。吞噬有被反噬的风险。


所以虽然黄少经常威胁小周要一口吞了他,其实是吞不掉的。


但是黄少经常无聊了就从小周身上扯一块出来嚼(恶魔是纯能量体,扯出来就是一团黑气啦~棉花糖小周╰(*°▽°*)╯)


小周发现自己又小了点,束缚松了,会默默自己把束缚弄紧点(很乖)(还是不要欺负小周啦~)


 


 


关于小周的特殊能力:


小周可以将纯能量压缩成子弹


威力来自被压缩的能量爆炸时的威力。平时使用的子弹是较少的能量压缩成,制造时间几乎可以忽略,但是威力较小


威力强大的莱姆弹通常是用强大的恶灵压缩成,压缩需要时间,威力取决于原料本身的能量大小。


曾经在危急时使用过黄少——天使和恶魔都是纯能量体。一般恶灵在使用后就炸成碎片永远消耗掉了,但是黄少因为本身力量强大而且天使恢复力强,即使使用过也可以重新聚合。


Tips:


黄少即使压成子弹也很吵


不过造型有点可爱(手感也很好)


爆炸效果可以类比人间的原子弹


被形容成仿佛看见了一只巨大的文字泡(据说光听描述就感觉到了杀伤力~)


 


 


以上^^


 



评论

热度(5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