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力倾向

自作孽不可活

科学养崽【一】

勿扰真人

勇者柳词X魔王方青砚

私设贼多,我也不知道写了个啥,就是开了个脑洞。
不知道啥时候写下一章。
其他人的设定也不想码。




说出来你可能不信,现任魔王是勇者和祭祀养大的,期间诸如龙族精灵巫妖天使神族都有不定时投喂。

小魔王还是个团子的时候就被柳词拎回家了,前任魔王忙着跟一条龙打情骂俏,一听说新魔王出生了立马卸任光速消失。

走之前随手拉了个人告诉他这是新任魔王交给他了记得照顾好这个小崽子然后拍拍屁股溜溜球了。

无辜被抓壮丁的柳.勇者.词无语凝噎。“玩蛇呢?!”想了想还是低头看看怀里的小崽子。

黑漆漆的双翼可怜巴巴的贴在后背,小小的一只蜷缩着,一只手搭在他肩上,紧闭着眼睡得香甜,尾巴倒是不老实的一顿乱甩,打在他的衣服上啪啪作响。

柳词看着看着心就软的不行,抱着小魔王就回了家。然后和他的祭祀好友站在床前大眼瞪小眼。

“所以你就把他抱回来打算养大了?”花舞剑盯着床上睡得流口水的小魔王,一脸纠结的转向好友,柳词同样一脸纠结的看着花舞剑。

“我没法啊兄弟,换你你忍心把他扔了?”

“……不忍心。”

“那不完了?”

花舞剑按住自己想疯狂摇晃柳词并大喊你是不是疯了那是个魔王你是个勇者,看着小魔王咂咂嘴乖巧的样子。

“行,养吧。”

“……”

好你个花舞剑,好意思说我,你不也是见萌起意,柳词呵了一声。

等小魔王醒过来的时候,床边蹲了个精灵正在好奇的研究他。因为没感受到恶意他也就没躲,眨着眼睛软声软气的问。

“你是谁呀?”

“我叫海棠,你真可爱。”

那人笑眯眯的捏捏他的脸,转手掏出一个金黄的果子给他。

小魔王乖乖的接过果子,尾巴在床上左右甩来甩去,“谢谢,这是哪里?你带我来的吗?”

“海棠你这是背着我打算拐小孩?”门后又走出来个人,端着一杯牛奶和一盘三明治,“我把你捡回来的,以后你就跟着我了。”

柳词走上前去,海棠退了两步给他留了空间,他把手里的托盘放在床边“你先吃,吃完下来找我。”没忍住揉了把小魔王柔软的发丝,刚好触到小小的魔角,黑色中透着一点紫。

小魔王盯着柳词看了一会,看的柳词有点不自在时他突然露出一个大大的笑脸,“谢谢你!”

柳词被萌的有点肝颤,赶紧一手拉着海棠就出去了。

海棠出去就在感叹,“怪不得你把人小魔王拐回来了,这么可爱换我我也拐。”

“没拐好吧,走路上呢突然被塞了一孩子,我还莫名其妙好吧。”柳词瞪他一眼。

海棠就在那笑,也不接话,俩人就这么走到楼下,花舞剑刚从书房里出来,抱怨柳词书房里都没有育儿指南之类的书。

海棠放开了声的笑,柳词脸都黑了“搞我是吧?我哪来的育儿指南?”

正说着,楼上传来一阵响动,小孩儿哒哒哒的跑下来,背上的小翅膀跟着他的步伐一扇一扇的,尾巴甩来甩去,下了楼直扑柳词。

花舞剑幽幽的盯着柳词,柳词被他看的老脸一热。弯腰错开花舞剑的视线,一把捞起抱着他腿的小魔王。

“来,告诉哥哥你叫什么名字?”花舞剑换上笑脸对着小魔王。

小魔王眨巴着眼,奶声奶气“我叫方青砚!”

花舞剑捂住心口,突然明白了柳词的感受,“走走走,哥哥带你去买东西,要什么都行!”

“那……那这个叔叔去不去?”方青砚搂住柳词的脖子,花舞剑看的分明,小魔王的尾巴都缠在柳词胳膊上了,莫名有点嫉妒。随后他就反应了过来,但是柳词已经笑出声了。

“小崽子能耐了啊,刚醒就帮着柳词占我便宜是吧?”他皮笑肉不笑的捏了捏小魔王的脸,觉得手感不错又捏了两下。

“没有,我觉得他比你老所以……呜!”方青砚话还没说完就被柳词往屁股上拍了一掌。然后他机智的收了声,但是为时已晚,被柳词按着把肉乎乎得脸揉捏成各种形状。只能呜呜的向一旁的花舞剑和海棠求救,然而那俩人已经笑的不能自已了。

柳词也没忍心欺负他太久,过了会就抱着小魔王去洗了把脸带他出门买东西去了。

花舞剑列了个清单,把用的到的可能用到的都写上,抱着小孩就去逛街了。



评论(18)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