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力倾向

自作孽不可活

【又是段子】我能吃了你吗

卷耳。:

黄少天养了一条黄金蟒,很多年了,从它还是手臂那么长的瘦瘦小小的一条,长成如今100多斤,腰身最粗的地方已经比家里最大的碗的碗口还大。
这么可观的块头,和他一起,挤在这么一个两室一厅的屋子里,实在有些委屈它了。

黄少天上班的时候,黄金蟒就盘在阳台边晒太阳,等他一回家,它就像终于见着了热源,在黄少天脚边跟前跟后黏着他,一有机会就想爬到他身上。
它还小的时候,黄少天还能提着它玩一玩,现在,被它一扒,几乎就要腰断了。

最近,黄金蟒黏人黏出了新高度,大半夜爬他的床,不论他怎么把它关在门外,它总能找到办法进来,也不知道是不是在哪个角落里掏了个洞出来。
往往黄少天一睁眼,就看到身边躺着一条蛇,被惊吓过几次,他竟然也淡定了。蛇尾巴有时候盘在他身上,有时候长长得垂到了地上。


黄少天没好气地把它拍起来,“滚滚滚!这里是你睡的地方吗?说了多少遍了不准爬我的床!你以为自己是黄素贞吗?”
黄金蟒被他拍醒,脾气还挺冲,尾巴尖抬起来,往他身上一甩,轻而易举就把黄少天按回了床上。
黄少天感觉一颗冰冷的蛇头伸过来,在他颈边蹭了蹭,蛇信子扫过他的喉结。黄少天顿时出了一身鸡皮疙瘩,求饶道,“小黄小黄起开,我得去上班,不然没钱给你买饭。”

黄金蟒又缠了他一会儿,才放开他,看他手忙脚乱地爬起来穿衣。
黄少天一边骂它,一边套上衬衫,突然觉得背脊一寒,回头一看,就看到黄金蟒窝在床上,只竖着头盯着他看,它的眼珠红得几乎有些发暗了,额上那道独有的狭长纹路在灯光下白的耀眼。

黄少天心神一晃,居然无端生出一股恐惧,不过这种感觉转瞬即逝,越来越逼近的上班时间容不得他多想,黄少天最后看黄金蟒一眼,匆匆忙忙上班去了。

一天忙完,黄少天给家里的蛇大爷买晚餐时,才又想起那个令他不安的视线。
那种眼神,就像是在筹划着什么时候下口吃掉他。
黄少天想到这里忍不住头皮一阵发麻,他养了这蛇这么多年,每天朝夕相处,它也通人性,可以说十分亲密,黄少天孤家寡人一个,已经把这位冷血动物当作了自己的家人。
可现在,这位家人让他感觉到了危险。

实在有些荒谬。
黄少天坐在超市的休息区,有些不敢回家,他上网搜了搜黄金蟒,看到网上说蟒蛇爬到床上一起睡,是在用自己的体长丈量主人的长度,看能不能一口吞下。
“卧槽。”黄少天更不敢回家了。

要是家里那位真对他起了心思,那他还不得分分钟完蛋啊,那体型,六七米长呢,可相处得好好的,它怎么会想起要吃他了呢,自己最近也没让它减肥饿着它呀。
现在怎么办?打电话报警看能不能把它送动物园去?

黄少天又舍不得,毕竟亲手养这么大,而且,这些也都是他的猜测。

他犹豫了很久,直到商场都打烊了他不得不离开,黄少天叹了口气,正准备回家面对自己养出来的麻烦。
突然一只手伸过来,提起了他放在脚边的生肉,黄少天抬头,以为是超市的员工,连忙说道:“额,不好意思,耽误你们下班了,我马上走。”

“为什么不回家?”
黄少天一愣,超市员工管得也太宽了吧?而且语气也亲昵过头了。
“走吧,还以为你真的迟到被开除了,给哥买不起饭了。”
黄少天惊骇地瞪大眼睛,他才注意到眼前的人身上的穿的衣服莫名眼熟,他只比自己高了一点,垂头盯着他,脸色十分苍白,眉间有一道浅淡的划痕,和黄金蟒头上的一模一样。
“你、你你你……”
对方挑眉,“我?”

“你不会是小黄吧?”黄少天摇摇欲坠,世界观快崩溃了。
“你起的破名字。”他略微往前,“我本名叶修。”
黄少天:“……”

“回家吧。”
黄少天被他一把拽住,冰冷的手心让他狠狠打了个哆嗦。
他像是一个木头人一样被拽着往前,呆愣愣地问,“你真的是蛇?”
“嗯。”
“那、那你为什么又变成人了?”
“为了爬你的床。”叶修转头,戏谑地看着浑身僵硬的黄少天,故意凑到他耳边,轻声笑道,“呵呵,官人,我能吃了你吗?”
黄少天:“……”

我会“吃”了你的。


评论

热度(9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