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力倾向

自作孽不可活

daojianluanwu:

三日月……好可怕!(完结)


Cp 三日小狐  堀兼


By Rouge


 


小狐丸最近有个烦恼。


这个烦恼沉甸甸压在他的心头,几乎占去大半空闲时间。


今日也毫不例外,太刀大人没精打采的坐在木质长廊上,托着下颌,望着中庭盛放的樱花树发呆。


一旁咬着仙贝路过的和泉守兼定闲来无事,就停下脚步与他搭了几句话。一来二去后,话题便也深入了不少。


小狐丸哀哀叹口气,有些消沉地说:“最近的三日月看上去怪怪的。”


和泉守兼定心说他怪怪的你至于萎靡成这样吗,嘴上便不由问了句:“具体怎么个怪法?”


由于不在同个队伍,无论是三日月宗近还是小狐丸,在此前对他来说都是较为陌生的存在,偶尔碰面也不过是点头之交,关于他们的一些事迹,皆是通过他人之口所了解。


心事重重的小狐丸自然没有注意到他内心的百转千回,而是再叹口气,说:“他总是喜欢为我打理毛发……不,这其实并不奇怪,奇怪的是别的事。”


语毕,太刀大人便不可自抑地陷入到了回忆当中。


 


清晨时分,三日月宗近如同往常一般出现,唤醒了仍在沉睡的小狐丸。


他的嗓音如同山涧溪流,发出好听的声响,叮叮咚咚落在小狐丸的耳畔。


眉眼如他的语调一般温柔,专注地凝视着小狐丸睡眼惺忪头发蓬乱的模样,然后笑着抚摸他的脑袋说:“小狐丸真可爱。”


每当这时,本就昏昏沉沉的小狐丸瞬间糊成一团,软绵绵又使不上力气。


他想他初醒时的模样,还真是蛮逊的。


之后三日月宗近便会为他打理那又长又多,却极为柔软漂亮的毛发。


两人初时并没有过多的交谈,卧房内只有木梳轻轻捋过发丝时发出的细微声响,等小狐丸清醒不少后,三日月宗近便会凑近他耳边说些话,有时是玩笑,有时则是天南海北的闲谈。温热的鼻息状若不经意的扫拂过面颊,麻麻痒痒的让他忍不住伸手便想去抓,末了抱怨句三日月你靠太近了,好痒啊。


 


日常发展到这里,本应该落幕的。小狐丸郁卒地叹了第三口气。


 


和泉守兼定艰难地咽下嘴里的零食。


……这算哪门子的日常啊?!


 


可这几天,三日月宗近并未像以往那样就此收手,而是……而是开始变本加厉的触碰他。


最开始,他会煞有介事地说:“哪里痒?我看看。”然后就用修长白皙的手指托着小狐丸的下颌,将他的脸转过来细细端详。


渐渐的,那只手开始抚上他的面颊,细细描摹他的眉目与唇角。


直到有一天,男子从背后揽着小狐丸的肩膀,另一只手捉过对方意欲推开他的手,揉捏把玩了会儿后低下头,亲吻他的指尖。


猝不及防的小狐丸一时如遭雷击,僵在原地动弹不得。


男子这时抬起头,伸出舌尖舔了下他的手指,微微笑着说:“很美味哦。”


 


某狐狸犬讲到此处,转过头一脸惊恐地看着和泉守兼定:“是不是很诡异!”


和泉守兼定只觉得自己这口仙贝是再也吃不下去了,他沉默半晌,说:“你们怎么还不结婚?”


 


“咦???”


小狐丸震惊:“为什么要结婚?!”


和泉守兼定面无表情回:“不结婚就冷处理,尽量避免和他碰面,他就懂你的意思了。”语毕,将剩下那块仙贝塞进小狐丸手里,匆匆道了句别后便快步离去。


徒留小狐丸一个人在原地,呆呆愣愣地看着手中的仙贝。


低头咬了口,哦,还蛮好吃的。


 


……两个雄性怎么能结婚呢?


 


这么想着的小狐丸做了个决定。


 


三日月宗近最近有些微的不悦。


仅仅只有一点点哦,面对他人的问询,他微笑着如是强调。


“圈养的小宠物到了青春期而已。”


语调轻快的说着这句话的三日月宗近,让众闻者尽皆背心一凉。到底谁这么惨?


“究竟是哪个环节出错了呢?”男子自语一句,陷入了沉思。


他能很明显的感觉出小狐丸在躲他。


作为一名年长且拥有足够人世经验积淀的合格猎人,他明明有用足够的耐心去等待,慢慢慢慢的逼近猎物,一点点收网,而对方也确实正在被他细细的品味蚕食。可这一切却在一夕之间变得面目全非。


想到最后一次见面时,对方咬着仙贝含含混混说我们没办法那样子就不要这样了,然后转身便跑的情形,三日月宗近认为并不是自己的小宠物突然开了窍,而是有人……他微微眯起眼,目光扫过屋内众人。罪魁祸首是谁呢?


 


和泉守兼定瞬间感到压力很大。


他感觉自己以后还是少跟这两人打交道的好——无论是谁都让他食不下咽。将刚刚拿出准备咬的仙贝重又收起,再把感情的事勉强不来这句难得好心生出的劝告硬生生咽回肚里,长发青年假作若无其事的起身告退。


急于离去的他没有发现,男子盯着他背影时,那意味深长的眼神。


 


哦呀,似乎找到了呢。


 


三日月宗近的心情看上去很不错,颇有闲情逸致的在木质长廊上悠闲踱步,甚至还叫住正巧收洗净的床单衣物归来的堀川国广,主动攀谈了起来。


三日月宗近:“平常要做这么多家事还真是辛苦。”


堀川国广腼腆的笑笑,“谢谢您的关心,我并不感到辛苦,相反,能够为兼先生做些事,哪怕只是一点点,我也会觉得很满足。”


“真是个好孩子。”男子夸赞道,接着似是突然想起什么般,道:“不过他最近似乎有了心仪的对象,等稳定后,你也能有更多时间去思考自己的事。”言罢,看着呆若木鸡的少年,温柔的补了句:“你还小,要更多的为自己着想一下。”


堀川国广抓着他急急追问:“是您亲眼看到的吗?关于兼先生和……他的朋友,请务必告诉我!”


男子安抚性质地拍拍少年紧紧捉着自己的手,“是有人看到在闲谈时提起过,并不能确定,只说他带着零食去找人聊天。”


“……那是我专门做给他吃的。”少年低低道。他垂着头沉默良久,忽然道了句我去找兼先生确定一下,就抱着东西匆匆走了。


三日月宗近目送他离去,心说:孩子,爷爷就只能帮你到这里了。


 


于是,自觉成全一桩美事的男子心情更好了。


他迈着轻快的步伐来到小宠物的屋门前,即使在看到对方因远远发现他而逃回屋内时,也没有为此而发脾气,反倒觉得偶尔这样还颇有一番情趣。


 


接下来要怎么惩罚他呢?


 


三日月宗近在移门前停步,抬手叩击了两下,笑眯眯地唱:“小狐丸乖乖,把门儿开开,快点儿开开,三日月要进来~♪”


 


双手死死抵住移门的小狐丸背靠着它瘫坐在地,闻言忍不住浑身一抖。


三日月……好可怕!




——End——

评论

热度(253)

  1. 暴力倾向daojianluanwu 转载了此文字